4任丈夫相继离世,被问及是否悲伤?93岁的她笑答仍期待爱情

真实爱情的道路并不平坦,爱情中的欢乐和痛苦是交替出现的——莎士比亚

爱情无谓先来后到,它像盒子里的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的滋味苦甜。如每一段感情都赤忱拥抱,不负青春不负良人,那么命运也将回馈于你极致绚烂的一生。

美剧《致命女人》中,刘玉玲饰演一位结婚三次,三任丈夫相继过世,和第四位男朋友冲破种种世俗的束缚,勇敢接受命运和爱情。年老后经过爱情的洗礼,任然熠熠生辉的女人的一生。

在我们国家也有这样一位"致命女人",她经历四任丈夫,经历过死亡的阵痛、经历过爱的馈赠和幸福、晚年恋爱的幸福。人生中的酸甜苦辣,由一段段的爱情串联起来,成为她人生不可多得的感情佳话。她就是当代著名演员、剧作家——黄宗英。

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黄宗英生于1925年,在一个开放、包容的环境中长大,她从小便对戏剧、京剧产生浓厚兴趣,这为她以后从事话剧行业打下了基础。后来,她随着父亲移居到青岛,但是好景不长,父亲在两年后因病去世,她们的母亲只好带着几个兄弟姐妹再次离开青岛,去到天津投奔其他亲戚。

黄宗英从小便显露出表演天赋,因为家庭情况复杂,她从小就知道家庭的不易,所以靠着自己的天赋与努力,在话剧表演这个在当时并不大众流行的行当中,绽放着自己的光彩。1941年初秋,应长兄黄宗江信召到上海,在黄佐临主持的上海职业剧团打杂,不久在话剧《蜕变》中代戏上场,从此走上戏台。

先后在上海职业剧团、同华剧社、北平南北剧社任演员,因演出《甜姐儿》等青春剧,走红上海滩。有了成名作后,她的实力也受到了业内专业人士的认同,1942年南北剧社社长程述尧便主动邀请她加入剧团。

她的感情生活

在加入南北剧社的同一年,17岁的黄宗英和第一任丈夫相遇了,对方是才华横溢的音乐指挥家异方(本名:郭元彤),两人在当时一见钟情,年轻的人们像朝阳中的鸟儿,为爱情、为生活高声欢唱,不到一年的时间,两人便牵手定终生,向对方许诺一生的忠贞。

对方是黄宗英的初恋,她爱他,尊敬他,以为这就是自己渴望的长久稳定的幸福。但是命运的玩笑开始往往毫无征兆,在两人结婚18天后,就发生了令人无法接受的悲剧。异方因突发心脏病突然去世,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更让还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的黄宗英始料未及。

她在花季一般的少女时期,就开始要接受身边至亲至爱的人离开了。花朵在命运的暴雨中孤单着,还未完全绽放是否就要面对情感的枯萎。

第二任丈夫

所有人都在担心着这个事业才刚刚开始起步,才刚开始享受美好婚姻生活的女人,但是在死亡面前,一切的安慰与陪伴都显得苍白无力。没有人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办法,长兄黄宗江害怕妹妹伤心过度,只好拜托自己的好友,也是黄宗英所在的南北剧社的社长程述尧去照顾妹妹,程述尧非常欣赏黄宗英的才华,才会在她走红上海滩后邀请她来自己的剧团。

在照顾黄宗英的过程中,他对她的欣赏逐渐升级成了爱慕。程述尧显然是一个各方面都配得上黄宗英的男人,他在当时是标准的高富帅。他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很有才华,担任过中央银行任行长英文秘书。他也深爱戏剧,在电影《大团圆》中饰演大少爷,十分出色。

1949年接管时为英国人管理的兰心戏院,并任副经理,可以说与黄宗英是很有夫妻缘的。不知黄宗英是否也是看中这一点,是感谢程对自己的各方照顾,对方的才华都赞赏有加,四年的朝夕相处。

在1964年,21岁的黄宗英选择了这个陪伴她度过漫长低谷时光又照顾自己的良多的男人。但这段婚姻究竟是爱更多,还是陪伴与习惯更多,时间是唯一的答案。

爱与适合的他

1947年夏,黄宗英应陈鲤庭导演之邀到上海,开始拍摄电影。为中央电影二厂拍摄《幸福狂想曲》,开始与赵丹合作。赵丹是个才华横溢的演员,他们在这部戏中饰演一对欢喜冤家,最后假戏真做,真的爱上对方。

当时黄宗英的婚姻生活已持续了一年,赵丹毕业于艺术院校,对眼前如画中走出的美丽佳人情不自己,即使在知道对方已婚,仍无法停止自己对爱与美的追求。黄宗英察觉对方的情感后,没有碍于世俗的眼光,而是勇敢的选择了对感情的追求。她果断选择放弃与程述尧的婚姻,投向赵丹的怀抱。

这一举动在当时的社会可谓是惊世骇俗的,因为黄宗英的大胆与直率选择爱的行为,让她和赵丹在一起后,无论是观众还是业内都对他们指指点点。时间任然四最好的证明,在黄宗英年老的自述中,她不止一次提到不后悔这个决定,赵丹和自己发展专业兴趣相通,也给了自己渴望的幸福婚姻生活,她不后悔。两人的这段婚姻长达32年,直到1980年,赵丹因癌症去世。

最后的第四任丈夫

上一段婚姻的美满,更加深了丈夫离去后对黄宗英的打击和悲痛,55岁的黄宗英,走到了人生的黄昏的路口,是带着对丈夫的思念和回忆独自度过后半身,还是顺其自然,如果有新的良人出现,再一起携手走过后半生呢?独自度过13年的时光,68岁的黄宗英,和冯亦代相遇了。

冯亦代能和黄宗英牵手并不是毫无根据的,他是赵丹的好友,之前与黄宗英有几面之缘。黄宗英自1954年写了电影剧作《平凡的事业》。1960年起,开始深入农村生活写报告文学,作品有《特别的姑娘》《小丫扛大旗》《新泮伯》等。

1978年后,先后有《大雁情》《橘》《美丽的眼睛》《小木屋》等,获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当时的冯亦代也是中国剧作协会的成员,两人在写作上有共通的爱好,后来也经常互通书信,两人在这段黄昏中惺惺相惜,能走到一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直到13年后,2005年冯亦代以80岁高龄去世,黄宗英的第四段婚姻也落下帷幕。至此之后,她便潜心写作,沉醉于创作带来的内心平静之中。先后送走四任丈夫,每一段的时期亦有不同的心境和感悟。

从花季少女难以承重的悲伤,到中年经历世事挥泪告别幸福,再到高龄之后千帆过境,直面枕边人的离开,当采访中问到黄宗英对自己感情是否会感到悲伤时,已经93岁的她眼中任然闪烁着自信的光芒,玩笑说着依然期待爱情。

她在事业上的努力与成就,和无论年龄任然对爱情的追求,仍在鼓励着勇敢追求爱情的女人们,致命女人的传奇人生仍然在延续。

文/朱竟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