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萧景睿: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宁国侯府与天泉山庄两姓之子,却在一夕之间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流着大梁和南楚两国的皇室血脉。“中正”的父亲谢玉实则为了地位不择手段、甚至对自己实施追杀……

萧景睿在宁国侯府的雪夜之中

这样的孩子,却让地狱归来翻云覆雨的梅长苏,在雪冤道路上愧疚不已。

“景睿,又何止是可惜二字!”

他是莅阳长公主的长子萧景睿。

初归谢府之时,他是行走江湖的快意公子,为了保护挚友不惜开罪皇亲国戚;回到金陵之后,他是初心不改的少年,面对朝局的混乱,他铿锵有力的质问是大梁未来的希望。谢玉流放,面对倾覆家庭的苏兄,他不卑不亢、不怒不怨,那是良好教养和开阔眼界培养之下的气度;郢都归来,面对赤焰真相他毫不犹豫的担当,那是澄澈的念头和热血的信仰。

景睿在苏宅舞剑,昔年不知忧愁

景睿的人生,何尝不是我们想要活成的模样。待友至诚:真心的维护与豁达的包容

一连串的反问,不带停息的质疑。这每一个问号,都是为梅长苏的考虑,带着坚定而不容更改的原则。

得友如此,再有何求?

当为增加夺嫡筹码对江左梅郎势在必得的誉王,得知住在宁国侯府的苏哲就是他求而不得的琅琊榜首梅长苏时,即刻请求养母皇后前往游说。

十二年,相比经历了削皮挫骨的梅长苏在经历轮回变迁之后,这样的招揽早就在他的预期之内,他完全能够凭借自己的智慧全身而退。令人意外的是,作为谢府的大公子,萧景睿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义正言辞地将苏兄挡在了身后:

“若不是冲着苏兄江左梅郎的身份,皇后娘娘无缘无故见他做什么?若是接见时娘娘代誉王招揽示恩,苏兄该如何反应?娘娘若有超乎寻常的贵重赏赐,你让苏兄接还是不接?你未得苏兄同意,便无端陷他于为难之地,这样做可还有分毫朋友之义?”

谢弼受誉王之托招揽,萧景睿挺身而出

一连串的反问,不带停息的质疑。这每一个问号,都是为梅长苏的考虑,

带着坚定而不容更改的原则。

得友如此,再有何求?

他知道这样自己将得罪皇后,知道这样母亲会为难。可他还是这样做。

这是从内心生发出的对朋友的真诚的维护。

要知道这个时候二弟谢弼明面上还是誉王的左右手。那是谢弼,那是他的胞弟。

因着梅长苏在金陵的出现,景睿慢慢察觉到了家庭宁静掩盖下的波涛汹涌。

谢玉派人雪庐行刺,萧景睿拼死保护苏兄

察觉父辈开始对朝中良臣沈追进行追杀之后,展开了第二次对苏兄的回护。送母亲回房,就是心里牵挂着,就往雪庐走了走,在发现深夜刺客潜入房间之后,那声惊惧担忧的“苏兄”,是无法乔装的关切和内疚。他发现恣意江湖的自己根本没有力量阻挡阴谋的发生---一如曾经自由明亮的霓凰和林殊。

萧景睿和梅长苏在雪庐里夜谈

这样让梅长苏牵挂不下的人,何尝不是因为他在景睿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身影。

我们常说,要看一个人的人品,不要看他情绪好的时候,更要看他情绪不好的情况下,如何对待他人。

二十五岁生日。本是最好的年岁,却被自己深信不疑的兄长揭开了身世的创伤。同样在一夕之间面目全非的,还有看起来光辉耀眼的宁国侯府和自己看似平静祥和的家庭。

梅长苏是内疚的。在景睿前往南楚的路途中,带病相送。

他兴许怨过、兴许恨过、兴许想过如果没有梅长苏的存在他是不是就愿意这样在美丽的谎言中生活一辈子,安安稳稳地下去。当曾经的兄长站在自己面前,他没有嘲讽、没有怨怼,而是平静的说出了那样一番话:

“说实话,你这么做,我曾经很难过。但我毕竟不是自以为是的小孩子,我知道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我不可能因为你没有选择我而恨你,毕竟……你并没有责任和义务一定要以我为重,就算我曾经那样希望过,也终不能强求。我之所以诚心待你,是因为我想要这么做。如果能够争取到同样的诚心,我当然高兴,如果不能,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他看得清世事轮回的本质,想得白每个人背后的缘由。

放过旁人,何尝又不是放过自己。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洁身而立:出淤泥不染与浊世我独醒

清正的人、清醒的人,往往会被乌合之众以疯子的名义吞噬。

可若是这世上没有这样愿意呐喊的人、愿意抗争的人出现,这个世界又谈何希望。

萧景睿一直以谢玉的“中立”为荣。

所以他才会在一步步发现“父亲”在党争中杀人灭口而无法接受,一腔热血冲上门去质问,却被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只不过是利用他加强与天泉山庄关联的宁国侯劈头盖脸一个耳光。

想来谢玉对莅阳长公主说出“我不会伤害景睿”这样的话,已经排练过无数遍了,才会那般纯熟和不假思索。

也就是带着这般热血和清正,他无法理解像梅长苏这样,在江左呼风唤雨的江湖帮主,为何要选择搅到京城这摊浑水中来。他会非常怀念当时和梅长苏在廊州秉烛夜谈的时候,说出的那番话“君者,源也,源清则流清,源浊则流浊,如今在朝为官,坦诚待人被讥为天真,不谋心机被视为幼稚,风气如此,何人之过?”的话语。

萧景睿与国舅公子言豫津谈论清平天下

这番话,是林殊经历过梅岭熊熊燃烧的大火苟活下来之后对混乱朝政的总结,是谢玉亲手用残忍无情的屠刀教会他的“道理”。

更是此时尚游离于朝政之外,清醒而纯粹的景睿内心的真言。

那是清平天下的期盼,又何尝不是对一个公允社会的期盼。

拉帮结派、阿谀奉承。多少邪风败气由此而来。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南柯一梦从来不是无缘无故,而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屈子所言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乌合之众》

而此时此刻,这个清正的人、清醒的人,则会被乌合之众以疯子的名义吞噬。

在谢玉和夏江这样的人看来,景睿这样的孩子是不容于世的,若是十三年前在梅岭的有景睿,他一样会被毫不犹豫地灭亡。

可若是这世上没有这样愿意呐喊的人、愿意抗争的人出现,这个世界又谈何希望。

普利阿莫斯们就是这样无情。

但世界会记住拉奥孔,梵蒂冈里永塑他的传奇。

预言灾难却被扼杀的悲剧主角拉奥孔挺身而出:披露真相的勇气和保家卫国的理想“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只知道,面对这样的真相……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最起码,我们不能当那个隐瞒的帮凶!”

从南楚回到大梁,景睿在保护母亲的夜晚,看到了谢玉留下的手书。

记载着赤焰冤案的墨迹、血迹斑斑。

他震惊而不敢相信。

抓起手书就要冲出家门,仿佛要去质问那至高无上的君王,为了真相不惜与舅父为敌。

莅阳长公主用往事的惨烈阻止儿子,却被他字字铿锵地回应。

面对赤焰真相,萧景睿揭案而起

“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只知道,面对这样的真相……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最起码,我们不能当那个隐瞒的帮凶!”

他不会不知道谢玉的罪行昭告天下会给阖府带来怎样的冲击。

可他还是要这样做。

在母亲后退一步,受到萧景琰所托的时候,护母心切的景睿,在甚至不知道萧景琰所求究竟是何事时,就说出了“景睿愿意承担”这样的话。

以天泉剑法对抗天泉山庄对夏冬的刺杀

这是面对真相的担当,是发自内心的格局。

在看到手书的那一刻,天下的大爱战胜了家庭的小爱,战胜了个人的私欲。

而且,他的称谓,是“苏兄”。

这一句“苏兄”,仿佛穿越了离去的时光,写尽了他的理解和懂得。

那一刻,景琰和小殊定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最后的最后,在北征的大军中,镜头扫过了景睿的身影。他是否知道梅长苏就是他的林殊哥哥,是否知道这一场千古奇冤的平凡道路上兄长究竟经历了多少其实已经不再重要。

萧景睿随梅长苏一起,出征梅岭,迎战大渝

重要的是,在这一场护我锦绣河山的战役里,我们看到了景睿身上没有被南楚父亲折断的脊梁和刚烈母亲的曾经的气量。结语:

沈祖尧先生说:这是一个利益在前,道德在后的时代。金钱、地位、权利,为世人所追逐,道德和价值观的培育,却渐渐被人遗忘。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但愿你们不哟啊让利益掩盖良心,以厚德载物自许。我们所追求的,理应是较名与利更持久的东西。

坚守风骨的人,自能等到破晓的晨光。

谦谦君子

景睿心中,自有丘壑。

我等,当自勉之。

#影视杂谈#

浮云齐:从事风险评估工作的文学经济双学位毕业生,爱好历史、舞蹈和旅行。我是青都山水郎,天教散漫与疏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