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正文

太行山“阿炳们”与杭州城“名女人”:80年乐与路,命还在就要唱

2018-10-14网络整理阅读:90评论:

摘要:是“换饭吃”的活法,也是祖辈传下来的宝贝。

太行山“阿炳们”与杭州城“名女人”:80年乐与路,命还在就要唱

笙、唢呐、二胡、琵琶、大鼓在8位盲艺人手里一字摆开,他们坐在用透明塑料包裹成的简陋舞台上,脚下是凹凸不平的泥地。

“你们唱歌时为什么都仰着头、咧着嘴笑?”记者问这群“没眼人”。

“唱我们心里的歌时就不自觉会这样。”50岁的队长刘红权说,他的眼睛几乎是两条缝,只能看见些许眼白。

在山西省晋中市太行山脉下的左权县,被当地人独独唤作“没眼人”的,正是加入这支曲艺宣传队伍的盲人。老乡们口口相传,早在抗日战争时期,这是一支活跃在太行山区的特殊情报队;在和平年代,这是一支宣传党的政策的特殊队伍。至今,左权盲人宣传队恰已成立80年

2003年,音乐学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田青在太行山采风时与盲艺人相遇,“作为一个以听音乐为职业的人,我已经很难被音乐打动了。但是,那天,在左权,我居然在音乐中热泪滂沱”。田青将音乐带到北京的舞台,媒体纷至,“没眼人”一举成名。

不过,喧嚣过后,生活继续。无论是否热闹,,这些盲人依旧将自己的技艺说成是“换饭吃”的活法。正如他们的情感表达方式,朴素,本真,一如既往,发自心底——

2014年,盲人们在盲宣队的院子里,自发为一位远在浙江的老人的去世,唱了整整一天一夜。

逝者是亚妮的父亲。浙江卫视原当红主持亚妮,如今与盲艺人关系最紧密的身份是电影《没眼人》的导演。今年年底,这部耗时十几年的影片终于将要上映。

亚妮说:“片子不能再拖了。因为这些东西如果再不在荧幕上呈现,就会成为历史,成为过去的事情。”

泪眼

太行山“阿炳们”与杭州城“名女人”:80年乐与路,命还在就要唱

盲艺人在舞台上演出。

实际上,最近几年随着生计问题的解决,盲宣队已经很少在白事上表演。但他们偶有破例之时。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