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中的朝堂能人—你背不完的文言文都是咋来的(下)

上期给大家介绍了《孤城闭》原文中两位皇帝都惹不起的朝堂能人,今天继续为各位介绍北宋时期那些“超能带货老师”的恩恩怨怨。第三位:站错队毁一生的炮灰才子苏舜钦

《清平乐》剧照 苏舜钦

首先介绍的是欧阳修与王拱辰连襟之战的最大受害者苏舜钦(字子美),苏子美是新政大臣杜衍的女婿,被范仲淹推荐为集贤殿校理、大理评事、监进奏院。苏舜钦有诗名,其岳丈杜衍有政声,当世名卿皆喜与之交游,并如晋人称乐广卫玠那样,形容这翁婿二人为“冰清玉润”,以谓翁婿皆美。

他虽非宰执重臣,但因少年时期便能作文章,早已诗名满天下,且他的诗词大多能言之有物,暗寓规谏之意,所以可担当主持进奏院事务,议论稍侵权贵。

苏舜钦与王拱辰其实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恩怨,结识多年私交也不差,苏舜钦进馆阁做集贤校理,王拱辰当时也是附议范仲淹,联名荐举了他,后期那些讥讽王拱辰的话,苏舜钦几乎也没说过,但王拱辰在报复“欧阳修的朋友们”时却为什么偏偏拿苏舜钦开刀呢?

一是因为他所在的馆阁能臣扛上了王拱辰的御史台,王拱辰索性把他们一窝端了。

苏舜钦的祖父苏易简是太宗朝的状元,官至副相参知政事,父亲苏耆官至工部郎中,而他的外公王旦是真宗朝宰相。他是典型的相门世家子,但他对荫封官职很不屑,就自己参加科举中了进士。

后来经入馆阁后的他结交的朋友都是科举过的才望之人,他们几乎都支持新政。但这以君子自处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指点江山,睥睨权贵,经常嘲讽御史台官员不学无术,这对于当时正在被欧阳修嘲笑“大姨夫作小姨夫”的御史中丞王拱辰更是雪上加霜。

苏舜钦所在的馆阁是朝廷重臣的储材之地,若日后这群人被委以重任,王拱辰的处境只会更加糟糕,所以他为了把馆阁名士贬逐出京苦觅对策。

直到进奏院祀神,苏舜钦按照惯例,用所拆奏封的废纸换钱置酒饮宴。王拱辰诬奏苏舜钦以监主自盗,借此机会重重打击了新政势力。苏舜钦被削籍为民,与会的名士十余人也同时被贬逐。

二是他做事风格过于新潮得罪了不少思想保守的旧臣,一落难众人都来踩他。

苏舜钦当时主编朝报,对重大事件叙述非常详细,语言简洁的同时又能讲清楚前因后果,甚至有时要在事件后面附上自己的评论,封建帝国怎么能允许这种企图为君父代言的人存在呢?旧臣们便弹劾说他妄加议论于朝报内容,忤逆君上。

后来他站队新政官员队伍,在遴选新闻及章奏内容时也是倾向新政一派,又得罪了不少人,所以遭到王拱辰构陷被皇帝罚至“除名勒停,永不叙复”的时候,一大帮旧臣集体出来踩他,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全拜王拱辰所赐,他被废后去苏州修建沧浪亭,并写下了“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的《沧浪亭记》。(PS:王拱辰同志为推动我国的宋词事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事实证明没事千万别得罪御史)

庆历八年(1048年)皇帝打算让他复官为湖州长史,先让他在外做官,慢慢再调回京中,以免台谏说太多话,未料到的是他傲气逼人,宁死都不赴任。随后写下了一阕《水调歌头》转呈皇帝说“仅以此词表明心迹足矣,吾夫屈于生,犹可伸于死”便与世长辞了,享年仅四十一岁。

喵看到苏子美的悲惨故事真心觉得职场亦如官场,现在的许多企业规模不大,故事倒是多得很,每次听到朋友们谈及真真是犹如古代前朝后宫的争斗,暗流涌动明枪暗箭的,同志们身在其中的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别成了苏子美的知音便好。第四位:有仇必报绝地反杀的国朝状元王拱辰

《清平乐》剧照 王拱辰

在以上三位壮士的介绍中,喵已经多次提到了这个为宋朝文学才子贡献作诗场地的状元郎了。原文中说他有一副清俊的容颜,身姿秀异,“眉间衔一抹郁色,萧萧肃肃,竟有谪仙一般的风致,实在很难把这位看似清雅温文的士大夫,跟他决定报复新政大臣之时说的’吾一举网尽’的狂态联系起来”。

他家境贫寒幼年丧父,留下老母亲一人千辛万苦将他和数名弟妹抚养成人,好在他也算个学霸,十九岁就中了举,成了国朝史上最年轻的状元,并且与“连中三元”的大才子欧阳修一起做了薛奎的女婿,可谓一时风光无限。

王拱辰的仕途之路原本一帆风顺平步青云,几乎是所有士人梦寐以求的模式:十九岁及第,二十八岁做知制诰,三十岁做翰林学士,三十一岁出任御史台台长(御史中丞),这被士人视为最能彰显文士身份与荣誉的“两制”官职,他刚至而立之年便已皆除了。

这样一个看似顺风顺水的朝堂能臣,为什么后来成为了新旧两派大臣的眼中钉肉中刺呢?甚至连曾经对他宠渥有加的皇帝陛下都不再重用他了呢?原因有三。

第一,他政见不明,众人当他是“墙头草”。

他年轻时追随多吕夷简,得到了不少提携,吕相被罢后,他又跟新政大臣混在一起做了不少惹怒旧派官员的事情,比如协助范仲淹举荐苏子美进馆阁做集贤校理,比如拉着皇帝的后裾拼死进谏反对夏竦为枢密使,后来夏竦一党当权怎么可能容忍他。

《清平乐》剧照 吕夷简

即使他最后跟新政大臣彻底决裂,将范仲淹、欧阳修、苏舜钦等人整的惨烈无比,夏竦余党也没有选择待见他,朝中两派都被他得罪了,各方势力都开始都排挤他。

第二,为一己之私不顾家国社稷,触动皇帝底线。

因为王拱辰的构陷,苏舜钦等馆阁俊彦大量被贬,范仲淹、韩琦、富弼等通通被送走,杜衍也被罢相,致使馆阁朝堂顿时为之一空。好长一段时间内要修书、修史、解经都找不到合适的人,朝报也停了许久,因一时找不到那么多进士中出类拔萃者补入馆阁,官家又有意惩才士轻薄之弊,王拱辰之党遂承意旨,援引了几个朴纯无能之人进去。

例如“才疏学浅,言行鄙朴,每次为今上讲读经义,常杂以俚下廛市之语”的杨安国,例如“为官家拟文章诰命,遣词用句尤为可笑”的彭乘。

翰林学士中混有这样的乌合之众,于国于社稷都很不利,后知后觉的皇帝对他也有了些别的看法,找机会将他也外放了,里外不是人的他在仕途上失去了所有的助力。

第三,才情过甚心智短缺,不是佞臣也行了佞臣之事。

从上篇喵咋讲述王拱辰与欧阳修的恩怨中便不难看出,王拱辰是个生性内向敏感的人,且顾及颜面自尊心极强。原著中提到他连“折腰拾笏之辱”都不能接受,更何况去接受世人嘲笑他的闺门之事。

当时尚有不错政绩,也是更无法接受馆阁之臣说他“御史台官员不学无术”了,愤怒之下一念之差为泄私愤将众多朝廷重臣馆阁名士构陷外放,或许也是他的一时意气之举。

几年后此后皇帝以“推恩执政旧臣”为由,不理会台谏进言,为包括庆历新政大臣在内的旧年宰执迁官加爵,迁知杭州范仲淹为礼部侍郎,已致仕的杜衍为太子太保,而王拱辰则始终未能再还京。王拱辰勤学、诚信,这些都是他的长处,也有过为人称道的政绩,一个外表那么清雅脱俗的人,竟陷入意气之争,放不开心胸,终致为公议所薄。面对如今的处境,不知他会否因当初的一念之差而后悔过。

王拱辰的仕途真的是令人唏嘘,喵觉得官场斗争与职场斗争几近相同,才能显著却不能做到胸襟开阔,于己于人都不是好事吧,即使是老板也会更加喜欢顾全大局的人而非只有才干的人。

ps: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