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正文

与君终有分袂时 安联落幕已无声——致罗贝里安联球场告别战

2019-05-19网络整理阅读:188评论:
与君终有分袂时 安联落幕已无声——致罗贝里安联球场告别战

是什么让赫内斯老泪纵横?是谁使无球老球迷喜极而泣?2018-19赛季的德甲落幕,拜仁末轮5-1大胜法兰克福,一个时代划上句号。一个名叫“罗贝里”的组合,飞过了我们的芳华。

拜别非终点,却藕断丝连。国王终有退位之时,飞将军亦有卸甲之日。我们都知道,我们终会比及这一天。落幕的场景是完美的,七连冠是最好的拜别赠礼。然而我们抵不住无数回忆的涌入,纵有万般表情,却也难用情论述。直到今天,我才领略,真到了告其余这一天,却讲不出再会。

一十二年,老去岁月速可惊!问世界英雄,复兴干戈,执鼎者何?有道是梅也无聊,罗也无聊,唯有二君,一生难忘。

与君终有分袂时 安联落幕已无声——致罗贝里安联球场告别战

昨夜西风凋碧树,回首萧然,脚下已是十年踪迹。曾有刀疤客,银鞍金络,乘骢发嚣,嚣张本然。加冠三余,初登安联,已辗转突厥、高卢,吃力寻归处,无人能降。亦有小飞侠,少年竞骛,精晓猎骑,勇貔豺狼,一醉贵爵。弱冠有四,见蓝军崛起,略白袍无情,体无完肤,前途未卜。

说甚风也萧萧,雨也萧萧。是刺头否?是伤兵否?岁月春秋几回?意气风云万里。言亦弗成尽,情亦弗成极。不忍别,或有余恨几多难知。东山回去,再会难期。今日回首,旧史重读,衣带渐宽终不悔。

黄河流东,凤凰飞鸣。刀疤曾意伯纳乌,飞侠离时沉溺人。重逢了解,何须恨晚。此后兵马生沙场,安联使我炼金骨。一时天作之合,恰逢范帅厘革。寄怀往昔,答复拜仁,新星群起,横扫诸侯,再捧欧冠,此计可期。

与君终有分袂时 安联落幕已无声——致罗贝里安联球场告别战

一时如火如荼,囊括归来。沉浮八年,巴伐利亚雄鹰再遨游,,展翅高飞,王者拜仁誓要入刀山。任其前道何难,不择所安,则蹈意外。人生岂无难?此去重险复重险。兵败国米,折戟南非,又遇逆境,海帅再归。

欲问天宫之高?晒台四万八千丈。呜呼歌兮?伏其仓仓。安联点败,近年无冠,罪三亚王。怨之沟壑难填,求仁得仁,说之何易,行之何难。王业谷底,激昂自在,泣血新著:当为拜仁故,持此金石坚。

师征以志,全军齐心,众将用命,再战为王。二零一三,王朝之始,青史永记。转眼七载,老骥伏枥,屡攀岑岭。

此刻,喜极而泣。望几多年后,蓦然回首,他俩仍在、灯火衰退处。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