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物美价廉但也应正视产品的可替代性

全球疫情蔓延,中国工厂飞速运转,中国的物资被销售到世界的多个国家,甚至出现国家与国家之间物质争抢问题。在疫情的大背景下,呼吸机被配上了华丽的外衣,价格飙升至25000美元,还仍然属于全球的稀缺产品。让中国“世界工厂”之名红遍全球,使很多中国公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中国生产力的强大。

在供给全球多数国家防疫物资过程中,仍然难逃欧美个别政客和腹黑组织发布极端言论,导致国内公众产生了强烈的抗拒心理,并表现出强硬的反制诉求。疫情面前,中国订单不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可以盲目自信。并非中国制造物美价廉,就可以成为不可替代品,这两者之间没有丝毫关系。

工信部曾在4月15日直言,中国制造的关键问题是,中国当前仍然属于“中低端制造业”,多年来缺乏产业升级与整合,所以中国制造并未像多数中国人想象的那么强大。

制造业全球化的进程是,从最初的美国产业到日本制造和欧洲的很多国家,后到韩国、中国香港等地,如今到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同时在制造业全球化过程中,将其进行了四个级别的划分。首级,顶层科技,被美国牢牢抓在自己手中,例如高通芯片,这属于多数国家手机制造商不可或缺的技术。

第二级,高端制造业,包括稀有材料,核心组件等。中韩贸易中,中国对韩国是逆差,因为中国制造的很多产品离不开韩国的材料、韩国的配件,2018年韩国对中国顺差额为556.8亿美金。日本同样对中国是逆差,但对韩国却是顺差,因为韩国很多产品离不开日本的高端材料,同时韩国的很多零配件卖给了中国,这就是为什么日本对韩国顺差的原因。所以日本在对韩国制裁时,韩国只能低头的原因。第三级,中低端制造业,仅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组织生产。第四级,指资源输出国,例如巴西。

综上所述,中国当前属于产业全球化的第三级,中国制造并不具备核心竞争力,如果说中国人工成本低廉,那也应该是疫情之前的事情。受疫情影响,预计中国的人工费用达到3000-3500元/月。与我国相较,孟加拉一个成衣工人的月收入只有一千人民币,仅占中国工资的30%,童工的工资会更低。

所以,中国制造在全球化进程中的地位并不稳固,同时还应清楚的看到,欧美制造也没有中国想象的那么弱,不做和不能做是存在本质区别的。所以中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世界工厂”并非永恒的称号,切不可盲目自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