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宗逸事丨私享

北宋宋徽宗文会图局部

徽宗逸事

文/曲洲

徽宗赵佶为神宗十一子,传徽宗生时,神宗正在欣赏南唐后主李煜的画像,叹其儒雅过人,亦有不世之文才,后世之人亦惜徽宗之才,然同是亡国之君。

徽宗生辰为旧历五月初五,传此日不吉,遂改为十月十日,并宣天下此日为“天宁节”。一日徽宗微服出行,遇一落魄儒生姓李,问之竟与徽宗生辰悉同,怜惜之心顿生,便荐之蜀地作官,然此李生到任二日后便死。

哲宗死时只有二十五岁,没有子嗣,便从兄弟中选皇位继承者,向太后为神宗皇后摄政,中意端王赵佶,宰相章惇力主简王,经朝议后端王得以继承大统,此前朝廷内外亦传言端王即位,其说有二:一是哲宗即位后,久未有子嗣,密派使臣问于泰州天庆观徐神翁,此翁号为神仙灵异,得“吉人”二字,吉人者,徽宗之名佶也。二是哲宗在宫中建一大殿,没有命名,众臣献名字皆不合哲宗意,便自手书“迎端”二号挂于殿门之上,端者,徽宗之封号。

北宋 宋徽宗 听琴图 横147.2厘米,纵51.3厘米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钦宗赵桓为徽宗长子,王皇后所生,皇后早逝,而赵桓性情呆板,大不似徽宗之才情外溢,唯一喜好便是缸前观鱼,一言不发,终日安坐。徽宗欲除其太子位,便不能获其疵柄,后金兵南侵,徽宗禅位于钦宗,出汴京窜向东南,钦宗流放蔡京、童贯等执政大臣,朝廷动荡,钦宗本人亦无政治远见,仓促上位,无以挽社稷于危难。

宣和年间,徽宗宣请诸皇子,酒过三巡,康王酒力不支,退席于侧厅帷幔倦卧,徽宗问而视之,辄入既返,愕然默然。内侍问之答曰:“有金龙丈余,蜿蜒于榻上,此非天意乎。”靖康二字拆开后亦为:十二月立康,遂有康王南渡,建祚临安之事。

政和间建艮岳,征花石,灵璧贡一巨石高二十余丈,船载至汴京,毁水门楼方可进内城,然千人移之不能,徽宗亲自观之,书“庆云万态奇峰”,挂金带于其上,石遂可移行。千古能御石者,徽宗与米癫矣。

北宋 宋徽宗 腊梅山禽图

高俅本随东坡为一小吏,文章书法甚工,东坡外放出京,托高俅于驸马王诜属僚,王诜与端王(徽宗即位前王号)友善,一日高俅奉驸马命送物于端王府,正值端王在园中蹴鞠,高俅候其侧,神情颇为不屑。端王问之,可通此技?高俅遂脱衣对蹴,端王叹其艺精收入门上。承大统后,高俅亦受高官,然不忘东坡之恩,对苏门子弟关照有加。徽宗禅位后随行至淮上,以疾归,死于家中,不似童贯、梁师成辈流放坐诛,得全尸葬。

金兵南侵,徽宗传位以后便以上香为名出逃,经应天府至泗洲,再到扬州渡江至镇江方止,欲在此建行宫,发号令。金兵北撤,钦宗使李纲为使劝其回汴京,前后共数月有余,然回到汴京不到一年,便有靖康之难。

徽、钦二帝被掳,无丝毫反抗之力,想宋太祖英名赫赫,智勇过人,其子孙却是怯懦如鸡。二帝及其宗室随从共一万余人被押送至燕京、中京至上京,中间路艰道阻,供给缺乏,有千人死于途中。到达上京后金太宗让徽、钦二帝在太庙及太祖墓前行牵羊礼,肉袒上身跪拜其中,还封徽宗为“昏德公”、钦宗为“重昏侯”,极尽污辱之事。只有钦宗朱皇后为全名节,投水而死。金太宗叹曰:堂堂大宋皇帝不若一女子。后来徽宗迁到韩州居住,最后又迁至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县),直至薨毕。

北宋 宋徽宗 写生珍擒局部

徽宗被俘后,虽然受到各种屈辱,但生活条件还能得以保证,人身相对自由,在五国城的日子里,金兵不加以干涉,给徽宗及其宗室随从偌大一块地方,自种自食,也定期给徽宗以公爵身份提供米禄用品。在被俘的日子徽宗与其妃嫔还生了七个子女(一说为九个)。到了后来由于徽宗的女儿都嫁给了金朝的宗室将领,有的还产子生女,徽宗自然成为他们的泰山,所以生活越加优渥。当然具备浪漫气质的徽宗亦在此时不忘斯文,一日居上京闻外有卖书者,竟以衣换书,书乃王安石《日录》,闻之欣然,达旦通读。北行途中亦作诗不辍,计有千余首,至五国城,与诸王子赋诗答对,风雅依存。

居五国城时,徽宗读唐史,深悔自己治国乏术,忠奸不辨,大兴土木。沉溺享乐。曾语王若冲与蔡鞗曰:北狩八年未有行录,今山河迥异,风俗变换,汝等躬耕之余为我记之,善恶必书,不可隐晦,将为后世之戒。后世遂有蔡鞗《北狩行录》、曹勋《北狩见闻录》载传。

徽宗之郑皇后居五国城二年后而死,郑皇后曾为向太后宫女,聪慧贤淑,晚年一直陪伴徽宗,感情颇深,其死令徽宗悲伤不已,数日不食。压倒徽宗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七子沂王赵枵、驸马都尉刘文彦诬告徽宗谋反,金兵围五国城,最后未查实据,处死了二人,得以平息此事,此事件从心理上击垮了徽宗,亲生骨肉尚且如此,人世之情焉在,存活之意尽丧,不几月,便撒手人寰。

徽宗死后二年,宋金和议,金国归还徽宗遗体及高宗母韦贤妃,徽宗死后以金人葬俗掩埋,不封不树,南宋索其尸骸时竟找寻不得,棺椁华美,里面用一截木头充放,至杭州,高宗竟不开棺验证,葬于绍兴,号祐陵,庙号徽宗。元代西域僧人杨琏僧珈盗掘南宋皇陵时,发现此事,被记载下来。

北宋 宋徽宗 秾芳诗帖全卷

--- END ---

出品人丨王成业

编辑丨《私享艺术》编辑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