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就被困50天她受尽“夹板气”

人生总有许许多多的计划外,它们常常排着队到来,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但总能令人意外。但疫情突如其来,这些让人们措手不及的瞬间也密集到访。

对不少家庭来说,与家人共处的时间变长,成为这段时间的主调。

当生活的琴弦拨乱,又有几家欢喜,几家愁?

1月20日,叶棠带着男朋友从北京出发,踏上回乡的路途,这将是“丑媳妇”头回见“公婆”。

原本的计划是在这座北方小城待一个星期,讨爸妈的欢心,逛一些景点,再尝尝当地的美食。没想到,小城的管控陡然紧张,他们无法返京,在家的时间一延再延。

刚回家时,一切都很顺利。叶棠的男朋友给妈妈送了一条金镶玉的项链,为爸爸带去了几条好烟。爸爸很是开心,“连抽烟的频率都变高了”。

男朋友性格开朗,自觉帮妈妈做饭打下手,陪爸爸打麻将聊天,一家人其乐融融。叶棠觉得,不考虑房子的话,他们“应该能给他打80分”。

之后,疫情的严峻形势令所有人精神紧绷,家里的气氛渐渐不再那么活跃。

转折出现在回家两周后,叶棠和男朋友因为一点小事争执起来,叶棠从自己的卧室冲到父母的房间,男朋友却在身后大声冲她喊了一声:“真是惯的臭毛病!”

叶棠听见了,她的爸爸妈妈也都听见了。

男朋友感到愧疚,试图缓和气氛,尝试和叶棠的妈妈单独谈心,但收效甚微。

回想起来,叶棠说:“他自己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敢说,不知道那天咋了。”

但自那之后,叶棠父母的态度有了转变。妈妈会偷偷把叶棠拽到卧室,和她说:“惯你的就是父母,他说给谁听的?为什么不能惯着你!”这之后,就是喋喋不休的数落,中心思想就是“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男朋友没能经受住“放大镜”式考验。两人的日常相处经常有些小吵小闹,叶棠并不放在心上。但落在叶棠父母的眼里,这就是“情商低,脾气差,性格有问题”。

爸爸妈妈对男朋友越发疏远,除了一日三餐,很少交流。

男朋友并没有放弃。在妈妈和叶棠一起包饺子的时候,没有掌握这项技能的他也凑过去插科打诨、试图帮忙,但妈妈只和叶棠说话,“把他当空气”。

到了饭点,男朋友也跟着帮忙,妈妈并不领情,还会和叶棠抱怨:“他一点都不勤快。”

尴尬的场景有过几次,男朋友不再尝试,甚至不愿走出房门。

叶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一方面要安抚男朋友,一方面要照顾父母的感受,她“感到心力交瘁”。她还有些疑惑,“我俩相处的时候,他很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但在家里就有好几次,估计他也是憋得太久了”。

这样的日子熬了一个多月,3月初,他们终于能回北京。

出发前一晚,餐桌上的气氛凝重。爸爸妈妈不断交代着回去之后的注意事项,也提到要叶棠认真考虑两个人的未来。男朋友本想解释几句,但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叶棠的父母见状,先是安慰几句,“有什么想法直接说”,但他哭得很凶,一直没停下来,叶棠的妈妈沉下脸来,大家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爸爸妈妈把叶棠拉到卧室,妈妈边哭边说:“我第一次觉得你离开家让人这么不放心,你们两个住在一起,你会不会受了委屈也不敢和家里说?”

爸爸则拍了拍叶棠的肩膀:“别想太多,如果你很喜欢他,我们都会慢慢接受他的。”

离家之后,叶棠哭了一路。她理解男朋友的苦衷:“天天在家哪也去不了,大眼瞪小眼的,问题都来了,自己跟父母还一堆矛盾呢,更何况外人,他也会有各种不适应不习惯”,但对男朋友的那句话,她还是越想越气。

最初,她在心里无数次抱怨过疫情带来的麻烦,慢慢地,她开始庆幸自己有了更多的思考时间。

冷战一周之后,叶棠决定推迟今年领证的计划,“一方面觉得父母的看法其实客观上是比较有参考意义的,另一方面如果和父母关系没有缓和,以后也会很麻烦,很不舒服”。

叶棠没有更多的时间纠结。她原本在线下培训机构工作,受到疫情影响,公司一直停工,她也停薪留职。前领导为她介绍了一份新工作,她需要迅速振作精神,投入全新的行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叶棠为化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