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第1次,北极现不寻常高压系统,海平面上升影响我国大城市?

作者:文/虞子期

对于地球来说,全球升温趋势可以说越来越明显了,并且在升温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不少的影响出现。除了我们常说的导致极端性天气之外,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就是冰融化事件。根据《冰冻圈》(The Cryosphere)最新刊文指出,在2019年的时候,格陵兰岛的冰损失达到了一个历史性的突破,总计损失了6000亿吨,这个水量足以使全球水位上升1.5毫米,约占2019年海平面上升总量的40%。

格陵兰岛的冰融化意味着什么?

对于格陵兰岛来说,可以说在全球占比了大部分的海冰流失,但是在2019年的时候,格陵兰岛上覆盖的新降雪与融水,冰排入海洋之间失衡几乎创纪录。这导致整个海冰的融化加速。

如果按照这个状态持续下去,那么到20世纪末积累起来的质量和流失的程度一样,可以容纳足够的冰冻水,将世界海洋提升7米。也就是说在20世纪末,全球的海平面可能上升7米。而对于2019年的时候,冰融化这么快并不是因为格陵兰岛的气温高于了平均气温。

而是因为在全球变暖的影响之下,北极地区产生了不寻常的高压天气系统,直接导致了整个冰融化的升级。同时科学研究人员还发现,在不同的地区,情况有点不一样,其中格陵兰北部和西部的融化程度非常的大。在这种情况之下,冰融化导致了融化和径流的加速,形成了洪流,将冰层切向大海。

而对于气候的现象来说,根据科学家Marco Tedesco的一个观察数据来看,在过去的几十年之中,这些大气条件变得越来越频繁,所以说格陵兰岛的冰融化可能在因为不寻常的高压天气系统逐步走向“崩溃”的边缘。

格陵兰岛的融化水平已经达到了什么状态?

从不寻常的高压天气系统出现之后,我们已经记录到了大量冰雪的一个减少,从最新的观察数据来看,比1980-1999年的平均水平少1000亿吨,所以这个波动还是较大,然而在全球变暖产生的另外一个情况就是,格陵兰岛的冰融化是达到了全球平均水平的2倍。

根据科学检测数据显示,自19世纪中叶以来,北极地区的平均气温上升了2摄氏度,这导致格陵兰岛也出现了同样的模式。根据科学家特德斯科表示,按照同样的角度来讲,那就是气候变化可能使破坏性的高压大气条件在格陵兰地区更加普遍。

所以说,这已经不是第1次出现了,至少通过证明的数据来看,2019年不是第1次这种异常的气候现象,而在本世纪也出现过,只是没有如今这么明显,我们以前很可能低估了未来的一个融化程度,将其降低了两倍。

因为在2019年将近70%的融水径流和冰山排放归因于高压系统。根据2019年12月在《自然》杂志上进行的一项研究,格陵兰岛在1992年至2018年期间总共流下了约4万亿吨冰,导致平均海平面上升了11毫米。

那融化水会导致我们海平面上升多高?

上面我们也说了,如果格陵兰岛继续保持高速融化,最终可能导致全球的海洋海平面上7米,而根据IPCC预测数据显示,到2100年,全球海平面上升可能会超过1米,这主要是由于格陵兰岛和南极洲西部冰盖的排放所致,并且这是单独相对于格陵兰岛地区说明的。我们还没有计算南极,高原冰川流失等带来的海平面影响。

在2019年的时候,《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也登刊了一份报告,那就是我们对全球海平面的上升“低估了”,同时根据大气排放的一个情况来看,如果全球的平均气温上升5度,2100年将使1.87亿人流离失所。

因为海平面上升可能会导致很多的大城市被淹没,其中包括了伦敦、纽约,上海等大城市,所以说海平面也同样是会威胁我国的大城市可能被淹没。根据2019年公布的2018年《中国海平面公报》显示,1980-2018年,中国沿海海平面上升速率为3.3毫米/年,高于同时段全球平均水平。

所以说可以确定我国的海平面也在上升,可能很多人没有明显的感觉到,但是对于全球的海平面上升来说,已经是一个事实,并且科学界也公布除了一些岛屿的淹没,例如在2020年印尼环保组织指出,该国已有两座岛因海平面上升而沉没,这不?低洼地区和海平面较低的地带已经受到了威胁。

所以综合情况来说,人类应该加速对气候的一个整改,从2020年前三月的气温也可以看到,1月、2月是达到了历史性最高,最热的月份,3月达到了有记录以来的第2个最热三月,这说明地球还在继续升温的可能性偏大,所以说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是如今我们最应该,最明确的保护环境方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