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澎湃研究所新书分享会·我读︱“失落一代”的女儿

2018-11-11网络整理阅读:156评论:

【编者按】

由澎湃新闻·澎湃研究所编辑部主编的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周年新书《改革中国:十六位学者论改革开放四十年》已出版。赵鼎新、周晓虹、张军、周黎安、刘守英、田国强、吴晓刚等16位学者或从自身经历,或从学术研究,表达了自己对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理解和感受。在新书出版之际,澎湃研究所将于11月15日举行新书分享会。

此外,澎湃研究所编辑部邀请了三位70后、80后和90后,与书中50后、60后作者一样,这三代人对改革开放的认识同样有着各自年代的解读。今天刊发第一篇,70后眼中的这四十年。

改革与回归

直到做博士研究,我才有机会完整地回顾、重审新中国以来三、四代人的生命历程。和经历过各种运动、命运跌宕起伏的前两代人相比,出生于改革年代的我们则要幸运得多。不过,历史多少有其延续性。由于父母是下放知青,我的童年与少年时期也经历了一些“颠沛流离”。只不过这样一种变动,在父母看来更多是朝向“正常”的回归。

不知是什么原因,1979年底,妈妈选择回上海外婆家生下了我,而不是在父母当时的下放地江西。外婆和才十几岁的小阿姨抚养了我几年,随后我被送回江西与父母团聚。自我记事起,家里总是有三五个或者一群上海知识青年聚在一起。在父母接受下放锻炼的那个大型化工厂里,这些上海叔叔阿姨对我尤其亲切。逢年过节,我都能收到他们回上海后带来的食品、玩具或者衣物。回想起来,那时我生活在一个上海知青的温暖小集体中。这些人多才多艺,父亲拉小提琴、有人吹笛子、有人画画,他们聚在一起总能找到有趣的事做。父亲当时还和几个知青计划着写小说。据父母说,当地人对上海知青也很友好。之后的很多年里,他们还保持着和当地干部、老乡的联系。而我只记得,母亲常常带我去老乡的田里帮忙劳动。而被父亲发现了,常常会被训斥。他坚持不让我在田里“混”,把我拉回厂里学写字,或者带我去梨园里听他朗诵诗歌。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