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少年的每一个想法,都被暗中的恶魔操纵着!

“陆大哥,”罗玉珊咬了下嘴唇,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陆大哥,你不是要成立新能源公司,把你发明的新型锂硫电池推向全社会吗?”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向你求个职位,给你打工呢?”

一时间,陆舟有些沉默,从那简单的话语中,他能够感受到电话另一端,女孩的拳拳心意。

可是越这样,陆舟心中越是害怕,越是恐惧,越是想要远离!

现在的他,表面阳光灿烂,心中却全是算计,金絮其外,败絮其中,他不想和那个女孩有太多的沾染,可是心中那被压抑下的,则是想要更进一步的微小渴望。

你在左边,我紧靠右,你是阳光下的莲花,我是淤泥中的黑暗的根,世界本就不一样,何必强求呢?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陆舟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

“嘿嘿,我这不是想要帮帮陆大哥吗,你整天忙着科学研究,肯定没有时间忙公司的事情,而我是工商专业的,这不正好给你打打工么,还可以赚个零花钱。”

说道这里,罗玉珊顿了一下,话语间悄然加了一些小小的试探。

“以后你可以专心科学研究,而我就帮你推广产品,既可以给你赚研究经费,还可以帮你实现心中的宏伟蓝图,咱俩可是亲密无间的好搭档呢!”

不知道为什么,信号良好的电话,却突然陷入了沉默,陆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大脑中的理智告诉他,不要在过多牵扯了,可是心中的某个角落,却有个微小的声音在呐喊。

你,到底在渴望些什么呢?

“那就拜托你了,玉珊!”陆舟强抑着自己的情感,平静说道,“以后,你就是我们公司的全权负责人了!”

“我们公司?”罗玉珊瞬间就捕捉到了这四个字,开心的笑了起来:“嗯嗯,那就谢谢陆大哥啦。”

又聊了一阵,罗玉珊懂事的提出了告别:“陆大哥,那你就先忙吧,我也要去准备公司的事了!”

“嗯,好!”听着电话挂断的沉默音,陆舟愣了一下,随即继续自己关于超导体的实验。

另一边,罗玉珊挂断了电话,开心的把手机握在胸前,在椅子上来回转着圈圈。

随后,她拿起桌边的眼镜,戴在了鼻梁上,继续苦读着商业方面的知识,大学生活已经快要过去三年了,她却突然戴起了眼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慢慢长大的缘故,原本那个活泼好动的小姑娘,慢慢也多了一些知性的感觉,逐渐转变了性子,变得安静起来。

“加油吧,等到这个社会完成蜕变,彻底进入到电能的社会,所有的机械信号全部更改为电能信号,洞庭对这个社会的掌控力,也将会越来越强,而掌控电磁波的我,也会得到实力的暴涨!”

实验室一角,古行宫用中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心中喃喃,这段时日以来,身处这个充满各样电磁波的星球,他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增长的速度在慢慢变快,对电磁波各种知识的理解,在加深……、

……

实验室隔壁,相比于陆舟这边的冷清,这边就热闹多了,各种研究人员穿梭其中,不乏一些国内知名的大牛。

这些都是翁彩生教授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作为国内核能物理方面的大犇,他有自己专门的实验室,领导者一个专门从事核聚变方面研究的科研小组。

“你说,隔壁的陆教授,干嘛这么着急推动核聚变呢?”两个研究人员,一边记录着电脑上的观测数据,一边讨论着。

“什么陆教授,一个小年轻罢了,毛都没长齐,还想跟翁教授打擂台,真不知道谁给他的胆子。”他的同伴眼一横,不屑道。

刚开始的那个研究人员瞟了同伴一眼,没有接话,他知道同伴的心思。

他的这个同伴,已经三十多岁了,在科研上还是没有什么建树,至今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研究员,在同龄人中属于垫底的那种,现如今如谈崛起一个陆舟,还是和他们所在的实验室打擂台,他当然要尽可能的贬低了!

“唉,也不知道他的那几篇关于核聚变的论文,到底写了什么东西,竟然让国家领导们这么重视!”过了一会,年轻研究员低声喃喃道,他心中实在是好奇,可是,那几篇论文,现在已经被列为了绝密,被封存了起来。

“这几篇论文,如果真能实现的话,恐怕将在核能物理界掀起滔天波澜,新一代的能源革命恐怕立刻就要来临!”

想到这里,翁彩生的眼神有些犹豫,到底还要不要坚定自己的立场,要不要去支持哪个年轻人的决定。

起身,拖着有些老迈的躯体在实验室内来回踱着步,眉头紧锁,不时的摇头叹息,他陷入了纠结,关于未来,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最后,他还是坚定了自己的立场。

“核聚变电站虽然是夏国大计,但也不需要这么着急,何必打断其他的科学研究,集中所有的科研力量到这方面上来呢?”

“而且,他还年轻,以后有大把的时间投入到这方面,何必着急呢?”

时间悄然流逝,很快,到了中午休息的时间,研究人员三三两两结伴,鱼贯出了实验大楼,最后,翁彩生才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实验室。

“翁教授,这么晚才出来啊!”实验室门口,陆舟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

是专门等我的吗?还是也出来的晚了?翁彩生愣了一下,才笑着打招呼道:“陆教授,这么晚才去吃饭啊!”

“是啊!”陆舟带着笑容,和翁彩生并肩而行,突然,他突然把脑袋凑到翁彩生的耳边,轻声说道。

“翁教授,我已经做出了能够大规模量产的导电超导体,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翁彩生心一沉,闷声说道:“意味着可控核聚变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难题被解决!距离核聚变电站的实现又近了一步!”

“陆教授,你是来跟老头子炫耀的吗?”翁彩生把头转向陆舟,浑浊的眼神中藏着些许凌厉。

“不不不,翁教授。”陆舟连忙否认,“我怎么可能来跟你炫耀?”

“我是来,威胁你的!”

低沉的声音中,那张帅气的脸庞,倒映在翁彩生的瞳孔中,活像个恶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