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说说近来

有些规则挺讨厌的,比如标题一定要五个字以上,本来我的标题就是《近来》,非得我凑够五个字以上,简单不好吗?

停更几天了,还看到有朋友关注,心中有些内疚,毕竟有人关注欣赏是让人开心的事,我就剩这点虚荣了。让朋友失望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

在我的心里,我从来不觉得那些关注我的人是我的粉丝,我们素不相识,我既不是明星大咖,也不是名人学者,何德何能视关注我的人为粉丝呢?他们关注我欣赏我,是对我的一种垂爱,所以我视关注我的人为知音朋友。

停更一方面是最近陷入一种中年困惑,心情有些阴霾。

曾经我也是一个喜欢写诗的人,写的小诗也得到身边一些朋友的认可,那当时我觉得写诗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那种状态,那时觉得自己的心是活的。

步入中年,深知自己的仕途已被封印,虽然有时内心有所不甘,偶尔也会有一种世俗情绪偶尔会来纠结一下,但终究还是能看开的,并没有给自己造成太多困扰。一直生活很平静,而平静中因为时有诗意流动,生活并不枯燥。

两年前的机构改革,我突然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工作上倒也没什么,毕竟还在那个大系统内,工作内容没太大变化,像我这种平时都是只搞业务不搞关系的人,安身立命靠得就是业务能力。

但是工作环境发生了极大变化,原本我上班离家只有几百米,突然要到离家二十公里开外的地方去上班,然后一下子生活节奏全乱套了。

本来于我来说,晨昏是最有诗意的时光,我经常利用这点业余时光去寻找我的诗。

那时候觉得诗意是天成的,每一句诗都是天上掉下来的,有缘分的人偶然就捡到了。当然诗意也有好有孬,好的很多已经被唐宋大家们捡走了,我修行不够只是捡些不好不孬的自娱自乐一下。

但是从那以后,我的晨昏只能在路上,小心翼翼地穿插在车流里,看着别人尾灯闪烁,防着别人打尖闪躲。

渺茫的更加绝望了,但是社会总是向前的,你的绝望阻止不了世界前进的步伐,尤其是新的脚步可能一不小心碰到某个老伤口。

普通人所以普通,就是在貌似坚强的外表下面有个不愿为人知的软肋,若是百毒不侵就是圣人了。青春和激情已经消耗殆尽,岁月拖着失败的影子越拉越长。

有一天,我到处去找诗意,可是诗的影子也没发现,然后有一种无奈的悲哀在心底升起并弥漫开来。觉得生活好无趣,自己好无趣。一个无趣的灵魂还有什么精彩可以分享给我的朋友呢?于是我不知道该更新什么,我总不能分享自己的无聊和寂寞吧。

【两年前我把写诗当成玩文字游戏,写的东西虽然说不上什么华章妙句,起码也算情景交融,加上我本人还有点摄影功底,那时段我的朋友圈可以说相当怡情养眼。如今朋友圈一个月也难得更新一次了。】

不想更新的另一个原因是,自由思想的四处碰壁。几千年来,我们族人奉行“三纲五常”的行为规范,超出纲常视为叛逆,自由一直来都是可有可无的。本来很多东西是可以不带成见地让公众探讨的,但是过于的谨小慎微,又或者无限的上纲上线,于是我们的嘴巴和笔头都必须收敛着,收着收着就无话可说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