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千万遍的独立女性,究竟有什么好

01.

这两年“独立女性”仿佛四个闪着金光的大字,高悬在很多性别话题的头顶嘴边,镌刻在不少都市男女的眉间心上。

这是毋庸置疑的好事。

只是何为独立,除了经济独立还有哪些更隐性的维度,为什么要做独立女性,仍然处于意义的模糊地带,各持己见的大有人在。

说得现实一点,独立女性有什么好,未有公论。

谁能想到,这个关乎当下的宏大问题,我竟然在热播的民国年代电视剧里找到了一种答案。

02.

马伊琍和高伟光主演的民国题材探案剧《旗袍美探》,播出已经有一段时间。

旅法归来的名媛苏雯丽初次登场,就“不合时宜”地大把给出租车司机小费,没有半点扭捏作态。

出席宴会,她穿着一身大露背的礼服,跳起热烈的舞蹈,亲姨妈不忍直视。

因为探案私闯民宅,苏雯丽被巡捕房罗秋恒探长带到警局。警员要给她拍“嫌犯照”,她大大方方地摆Pose,生生拍出时尚大片的感觉。

苏雯丽给助手小桃子两张电影票,鼓励她约心仪的沈晓安警探去看。

小桃子愣了,女生怎么可以主动约男生呢?苏雯丽直接回了一句:“就许男生约女生,不许女生约男生,这是什么道理?”

在很多作品里,主角往往拥有超越所处时代的某种“现代性”。恰恰是这种超越,让他们在群体里卓而不群,也成为得以传世的经典形象。

苏雯丽之于民国上海,就是这样一个领跑时代的独立女性。在她的世界里,男女并不对立。有不公,就纠正。有不爽,就声张。有情谊,就推动。有缘分,就珍惜。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来去自由,敢爱敢恨,这是苏雯丽处世的基本信条。

或许,这在今天看来平平无奇,但在《旗袍美探》那个相对保守的时代,却切实地给身边人带来了具体生动的改观。

03.

苏雯丽的助手小桃子,原先是大户人家的佣人,谨言慎行,时常自卑,还备受主人欺辱。苏雯丽将小桃子从“魔爪”下解救出来,关系上像是亲姐妹,工作上如同左右手。

小桃子也在这份平等的关系中逐渐改变。

有一次,小桃子看到一幅以苏雯丽为模特的油画,惊叹“有画家为你画画,可以留成作品,一直流传下去”。

苏雯丽没有任何得意或炫耀,本能反应似的说了一句:“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小桃子心头一喜,埋下了自信的种子。

小桃子因为成长环境的关系,观念比较保守。姐姐小橘子做舞女,让她脸上无光。

可苏雯丽却对她说,就算出身同一个家庭,人生际遇不同,对人生的看法自然有差别。只要不做伤害别人的事,都是值得尊重的。

小桃子还担心别人介意姐姐的职业。苏雯丽劝她:橘子是橘子,桃子是桃子,如果连这个都搞不清楚,真是个榆木脑袋了。

心无偏见,独立思考,乍一看不难,但能始终如一,还能影响身边的人,就不失为一种美德了。

甚至连小桃子的恋人沈晓安,也间接被苏雯丽的言行所改变。他向小桃子求婚,同时要求小桃子从苏雯丽那里辞职,理由是巡捕房警司的太太,再去给别人做佣人不合适。

这在当时的环境里可以理解,但毕竟是保守的观念。深受苏雯丽影响的小桃子并不认同,因此拒绝了沈晓安。

一对惺惺相惜的情侣遭遇了波折,自然要听最亲近的人怎么说。

小桃子找到了苏雯丽。

身为利益相关者,苏雯丽完全没有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自私地留住小桃子。她只是说,观念的落后不代表人不对,想法可以改变,而被喜欢的人爱着,也是很幸福的事。

沈晓安去找罗秋恒。罗探长更直接:像小桃子这样“新时代的女性”,渴望自由,向往独立,不能用陈旧的想法去束缚。

沈晓安还没转过弯来,说小桃子不算新时代女性吧?罗秋恒补刀:她旁边那位是。

其实小桃子完全算是独立女性,因为她深受苏雯丽的影响。除了小桃子,辐射范围内的,当然也包括罗秋恒。

04.

《旗袍美探》严格来说算是一部大女主戏,苏雯丽和罗秋恒,也是欢喜冤家的设定。苏雯丽就像一个民国版的“柯南”,走到哪里哪里就有谋杀案。身为探长,罗秋恒也势必频繁出现。

可两个人最初的相遇,没有半点情投意合的迹象。苏雯丽有多想去现场查案,罗秋恒就多想拒她于千里之外。

这里面透着两层意思:一来,公事公办,警察执法,闲人免进。二来,缉凶是男人的主场,女性出没多危险。

尊重女性的罗秋恒没说出口,但隐性的歧视也的确存在。

然而,随着苏雯丽频繁地推进破案,罗秋恒的看法也逐步改观。他开始和苏雯丽探讨疑点,交换报告,甚至主动帮忙让苏雯丽更深入地参与案件。

除了情感的升温,对既有观念的改变,也是罗秋恒这么做的重要原因。而这种改变,恰恰是苏雯丽带来的。

随着剧情推进,两个人一边开始撒糖,一边陷入更危险的境地,彻底给一段本就势均力敌的感情加上了共同的目标,情感也因此得到了升华。

关于苏雯丽,还有几则有趣的小事。

火车谋杀案的结尾,苏雯丽打算收养素芸。小女孩和她并肩躺在床上,内疚地说“我不是个好女孩。”按常理,苏雯丽该和她讲一番改过自新回头是岸的大道理。

可苏雯丽说的却是:“我们为什么要做十全十美的好女孩。苏小姐就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女孩,所以我也喜欢素芸这样的有缺点的小姑娘。”

同理心固然来自善良,也来自强大的自我。只有独立的人,能把坦然地面对虚弱,再把阳光洒向同样不完美的人。

在书店谋杀案那集,小桃子和苏雯丽抱怨,一个鸡蛋灌饼,两个粢饭糕,一杯茶,给了这些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苏雯丽笑着说:“可以让一个流浪汉饱餐一顿,也是积德的善事。”

而在那一集的尾声,张雨绮饰演的黎惠兰得以洗刷冤屈,苏雯丽与她相拥,问她书店是否还会开下去。黎惠兰回答她:“当然要,我不是为了某个人才开书店的,这是我喜欢的事业。”苏雯丽听到这里,眼睛里好像也有光。

独立的人在一起,总会相互温暖,又彼此点亮。

人对人的影响,说小也小,说大也大。

《旗袍美探》里的苏雯丽,好像是穿越到民国年间的的现代人,时髦、潇洒、开放、包容。也是在她的感召下,身边的恋人和朋友,在潜移默化中打开、绽放。

小桃子身上的女性意识甚至人的意识慢慢觉醒,和苏雯丽演绎了女性与女性之间的情感如何彼此烘托着成长。

罗秋恒在苏雯丽的影响下变得识趣,变得柔软,更难得是变得体谅与理解。这些也都是孤掌难鸣的事,唯有一个“对手”,才能琴瑟和谐。

无论哪种关系,依附于他人的,难免会感受漂泊无定的烦恼。唯有独立的人,才能够为身边的人提供给养,让普通的关系持续优化。

一个真正的独立女性,能为身边的人带来多少良性的变化?

《旗袍美探》有风格化的表,类型化的戏,更有那层跨越时代而始终成立的答案做底:无分男女,人皆独立。独立的人相处,交融,争鸣,世界才会因多元而美好,人生才会因复杂而精彩。

每次推荐影视都有同学要资源,在腾讯视频就能看到《旗袍美探》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