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美女以为小伙不会游泳,赶紧潜水守护,他却跳进海水深处,

“这个……小张老弟还有一个单独的活儿……呵呵,不过不是古董鉴定,是别的事,原本我是想等小张老弟把这件事帮我做过后,再跟钟老一起回京城的,这……钟老不能多待两天吗?”

叶东洋犹犹豫豫的说着,毕竟后面的赌局是秘密的事,不方便跟钟一山说出来,而且只邀请了张灿,让钟一山又毫不知情的在这儿白白等几天,的确不好说出口。

钟一山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叶东洋为什么要留下张灿了,原来是有别的隐情,不过也并不恼怒叶东洋不告诉他,应该确实是有别的事,而且这件事是他做不到的,可能不是古董鉴定的事,如果是,张灿绝不会抛开他答应一个人去帮叶东洋做。

虽然才认识张灿没多久的时间,但钟一山还是明白张灿的性格,他不是一个看重钱财和私欲强的人,而且很讲感情讲义气,没告诉他,肯定是有原因的。

“那……”钟一山想了想,然后又沉吟着问张灿:“小张,你是要我在这儿等你,还是让我先回京城?如果需要,我肯定留下……”

“不用了,钟老,我是应承了帮叶老板做一件事,与古董没有关系,又因为有些特殊,所以没跟钟老提起过,我想……”张灿沉吟了一下,随即又说道,“我想钟老还是先回京城的好,回去跟我小舅报个平安……”

钟一山心里一热,看来张灿还真是个不错的人,明知道这个地方待下来肯定有危险,因为那一帮要胁他们的人还没有露面传递消息,照理说,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平息了吧?

张灿让他先回去,而且还让他跟王前报个平安,那其实就是要他对王前把这个事情说一说,以王前的能力和关系,要查这件事,确也不是难事,但是那样的话,有可能他就脱险了,但张灿自己却就落入了险境!

钟一山摸了摸下巴,心里犹豫着这事该怎么办时,张灿又说道:“钟老,就这样吧,请叶老板给你订好票,就今天最早的一班机,马上回京城,我办完事马上就回来!”

张灿之所以没有让周楠跟钟一山一起回京城,那是估计周楠肯定不会答应,与其在这里争争吵吵的让别人笑话,还不如不提这事,随便她吧,如果叶紫那帮人去调查了周楠的身份的话,想必也会有顾忌了,绑架个一般的人,影响还不大,但要绑架了周楠这种身份的人,只怕就是引祸上身了,所以周楠不走,一定要留下来,那就依着她,只要不让她离开自己的眼睛视线之外就好了。

最起码现在,叶紫在没有传递出任何消息之前,那也不能够就说自己违反了她们的命令,所以说,她们也不大可能在现在就动手。

张灿不等钟一山回答,马上又对叶东洋说道:“叶老板,请你马上帮钟老订票,并派保镖送钟老安全上机后再回来,这可以吧?”

“可以,当然可以!”叶东洋毫不犹豫的就回答着,这样其实是最好,钟一山是自愿走的,看他的表情,也不是嫉妒张灿另外得到任务,可以多挣钱,看来就是很自然的想回京城而已。

叶东洋当即又安排保镖去给钟一山订机票,然后又安排两名保镖开车送钟一山到场,又嘱咐了一定要等钟一山登机后才能回来。

把钟一山的事处理好后,叶东洋又跟张灿笑说道:“小张老弟,我……我就不打扰你跟周小姐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我去办事。”

张灿当然知道叶东洋是要去处理天外飞星这件东西了,也不多说,只不过叶东洋刚刚说那话的表情太暧昧了些。

张灿是个男人,叶东洋说得再暧昧,也没有太大的不自在,不过周楠就脸红红的有些受不了,只是还没轮到她羞怒,叶东洋就“哈哈”笑着带了保镖走了

因为有周楠在这里,叶东洋也就无限期的把叶紫和那一干女人流放在酒店了,这几天也没时间去管那事,所以叶紫的行动也没有受到半点限制,关键是叶东洋对她也没有疑惑之心。

叶东洋匆匆离开后,张灿看了看时间还早,呆在别墅也没有意思,想了想就对周楠说道:“周楠,你看电视吧,我想去海里游游,有点闷,游游水散散心。”

“我也要去,电视又有什么好看的!”周楠哼了哼,跟着站起身。

叶东洋的别墅有泳衣,储藏室里全新的,张灿和周楠各自选了一套,然后换了再往海边去,因为离海近,看起来,这大海就像是别墅的私家泳池一样,这是让张灿最喜欢的地方。

自从得到了避水珠的能力后,张灿就特别想到海边住下来,想尽情的在大海里游畅,不过在别人家里住着,随时都会有人监视,到大海里游的时候,也不能尽兴,因为时间长了没出海面的话,就会引起别人的惊讶和怀疑。

当然,张灿也知道,在叶东洋这儿是没办法尽兴的,何况现在还有周楠跟着,要想尽兴也没办法。

不过在别墅的保镖少了,也就两个在别墅院子里守着,其他人,叶东洋安排了两个去送钟一山,剩下的都被他带着回家里,主要还是护送他,以免天外飞星在途中出现意外,张灿的话,让他不得不注意了些,想想今天黄经天的行动,看来也是不情不愿的,能用假的来骗他,那就表示已经考虑到了他们叶家会有的报复,既然这个都不怕,那再来个半路劫持,那也并非是不可能的。

张灿到了海滩边上,今天留在别墅的保镖只剩下两个了,算是最少的一次,也没有到海边来守着张灿和周楠。

不过就算他们没有守着看着,张灿也没有办法尽兴,因为还有周楠跟着,其实就算没有周楠跟着,张灿也不敢潜到海底中畅游,因为一高兴,说不定就呆过了头,别墅里的保镖虽然没来跟着他,但要是过了半小时一小时后,在海面上看不到张灿的话,他们就会着急寻找,那自然就会被保镖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张灿可不敢赌这个,自己身上的秘密,最好是不要让让别人起疑,以后离开这里后,离开叶东洋的别墅,自然有大把的机会,没必要现在来冒暴露自己秘密的危险。

周楠穿着一身比较保守不怎么暴露的连身泳衣,不过漂亮的体形倒是完美的呈现出来,张灿不敢过份的盯着她,可不能再犯跟叶紫那样的错了,叶紫还好,反正她也是假扮叶东洋请来的陪侍,不过周楠就不同了,这是个惹不得的人,不是为别的,主要是张灿觉得他不能再面对这样的情债,因为他对周楠是有一份真心的爱意,所以才会顾忌,所以才会不轻松,苏雪,周楠,刘小琴,这三个女孩子,都是他不想伤害的人。

张灿在深海处,小腿浸在海水中时,避水珠的能量就像久旱的土地受到雨水的滋润一样,畅意之极的吞吸着水份。

张灿几乎是一下子扑到下去,不过因为这里水深只及小腿,不过才尺来深,这一下子扑下去,却是扑在了沙子中,满脸满嘴都是沙子,惹得周楠“格格”娇笑起来,伸着雪白的手指说道:“你……你太笨了……是旱鸭子吧?格格格,看我给你做个示范……”

周楠笑吟吟往前涉水走了几米远,水及腰处后,这才伏到水中,动作极优美的游了起来,一边游一边又回头对张灿笑说道:“笨蛋,旱鸭子,像我这样游过来!”

张灿“嘿嘿”一笑,当即用力跃了一下,扑到离周楠不远的水中,顿时有如一块大石头砸到水里了,激起一大片水花,溅得周楠一脸一身都是海水。

周楠恼怒起来,正要骂张灿,却见张灿还真是如同一块石头一般,砸起一大片水花后,立即就沉了下去,周楠只看见一双脚在水面上胡乱摇动,不一会儿,那双脚就摇着到了数米之外,看来是张灿在潜水过去,看他的样子,游泳技术是很差的,不过还能潜在水里做潜泳。

周楠怕张灿呛到水,淹到伤身,赶紧游了过去,一边又叫着,不过随即又想到,张灿既然潜在水中,那肯定是听不到她说什么了,她叫得再大声也没有用,只能赶紧游过去,游到他身边守护着,以免出了意外也好来得及救他。

张灿这一潜差不多有七八米远,这一带的水深度差不多有五六米了,周楠很是担心,如果他一浮出水面,或者是游得没力气了,那搞不好就坏事了,只是这个家伙,明明不会游泳,却又偏偏游到了深水处!

张灿虽然潜在水中,但四周的情形,包括海里的情形,一举一动,甚至小到水分子,都逃不过他的避水珠能量的探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