郦道元的双面人生:从文采斐然的地理学家到执法严峻的酷吏!

文/晚风暮雨

《水经注》是中国古代最全面、最系统的综合性地理巨著,其作者郦道元既是杰出的地理学家,又是卓越的文学家,其实,除了这两个身份外,郦道元还是北魏著名的政治家,曾任御史中尉,执掌全国刑狱,同时还有监察、纠劾百官之权,参与了北魏很多重要的政治活动,还被官方史籍《魏书》列为酷吏!

提起酷吏,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汉武帝时期的张汤、宁成、郅都;武则天时期的来俊臣、周兴等人,似乎是有贬义的成分,其实,在古代酷吏的本质是“冷酷”,即执法冷酷无情,铁面无私,和在民间流传的包青天形象相似,并非滥杀无辜的“残酷”。

虽然有一部分酷吏确实有随意草菅人命的现象,某些人甚至杀人如麻,但他们并不能代表酷吏这个群体,故史书上对酷吏的评价也大多为肯定,比如司马迁在《史记·酷吏列传》中称“其廉者足以为仪表,其污者足以为戒,方略教导,禁奸止邪,一切亦皆彬彬质有其文武焉。虽惨酷,斯称其位矣(1)”;班固在《汉书·酷吏传》中称“其廉者足以为仪表,其污者方略教道,一切禁奸,亦质有文武焉。虽酷,称其位矣(2)”。

郦道元为官“素有严猛之称(3)”,这一点,从他担任过的几个官职中即可窥见一斑:

1,任冀东镇东府长史时,郦道元代行冀州刺史职务三年,在这三年之中,下属州县的官吏们都非常害怕他,平民中作奸犯科之徒,也都远遁他乡,不敢留在冀州,“为政严酷,吏人畏之,奸盗逃于他境(4)”;

2,郦道元任鲁阳郡守时,当地民风彪悍,聚众为盗为匪者甚众,肆意为祸乡里,郦道元赴任后,兴办学校,大力提倡读书,教育人们遵纪守法,极大地提高了当地人的文化水平,为盗匪者,惧怕畏惧他的威名,纷纷下山投降,不再做恶,“道元在郡,山蛮伏其威名,不敢为寇(5)”;

3,郦道元任东荆州刺史时,为政威猛,当地土豪官僚不堪忍受,纷纷跑到皇帝面前去告状,称郦道元刻薄严峻,为害一方,请求皇帝撤换他,然后请前任刺史寇祖礼回来复任。

寇祖礼是何许人也?史书上称其“城人诣都列其贪状十六条……畏避势家,承颜候色,不能有所执据(6)”,由此可见,此公不仅是贪官,而且谄媚权贵,根本不是造福一方的好官,当然,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和当地豪绅沆瀣一气!

遗憾的是,皇帝竟然听信了谗言,罢免了郦道元,并派遣戍边士兵七十名送郦道元返回京城,“及以遣戍兵七十人送道元还京(7)”;

4,郦道元任御史中尉时,朝廷上下的权贵都非常忌惮他,任期内,郦道元至少得罪了两位宗室。

第一位宗室,汝南王元悦,此公“为性不伦,俶傥难测……又绝房中术,而更好男色(8)”,长期与一个名叫丘念的男人保持亲密关系,时常出双入对,元悦甄选州官的时候,大多是丘念说了算,丘念常常躲在汝南王府,偶尔回一次家,郦道元利用他回家的机会,将他逮捕,元悦知道后,跑到自己的母亲即临朝听政的胡太后面前求情,郦道元抢在胡太后的赦免令到达之前,将丘念处死并上书弹劾元悦,元悦由此对郦道元恨之入骨。

第二位宗室,城阳王元微,此公诬陷另一位宗室元渊,郦道元查明事情真相后,为元渊平反昭雪,元微“外似柔谨,内多猜忌,睚眦之忿,必思报复(9)”,是一位睚眦必报的小人,郦道元使其诡计破产,不可避免的招来怨恨。

元悦和元微两人将郦道元视为眼中钉,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复,很快,机会来了

北魏孝昌三年(公元527年),雍州刺史萧宝夤在长安发动叛乱,萧宝夤是南齐宗室,在南齐被梁武帝萧衍取代后,逃往北魏,还娶了北魏公主为妻。

萧宝夤叛乱的消息传到京城,孝明帝元诩召集大臣商讨对策,元悦和元微趁机鼓动临朝听政的胡太后任命郦道元关右大使,去监视萧宝夤,似乎是委以郦道元重任,实际上,这两人企图借刀杀人——借萧宝夤之手除掉宿敌郦道元!

郦道元不知其中的原委,带着弟弟郦道峻和两个儿子前往赴任。萧宝夤得到消息后(有资料称是汝南王元悦报信),认为是朝廷派郦道元对付自己,派部下郭子恢在阴盘驿亭山岗上将其包围。

山冈上没有水,郦道元让大家挖井取水,井挖了十几丈深,也不见有水,“既被围,穿井十余丈不得水(10)”,没有水,郦道元的部下几乎丧失了战斗力,叛军乘机翻墙越进,郦道元的弟弟道峻及两个儿子被叛军杀害,道元瞋目叱贼,厉声而死。

萧宝夤派人殡殓郦道元父子,埋葬于长安城东,北魏朝廷追封郦道元为吏部尚书、冀州刺史、安定县男(11)。

郦道元对中国地理学的贡献,值得人们尊崇,但郦道元刚正不阿、执法如山、视死如归的精神更值得后人铭记和传承!

引用资料:

(1)《史记·卷一百二十二》

(2)《汉书·卷九十》

(3)《北史·卷二十七》

(4)同上

(5)同上

(6)同上

(7)同上

(8)《魏书·卷二十二》

(9)《魏书·卷十九下》

(10)《北史·卷二十七》

(11)同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