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皇帝看到后大怒:“前方将士尸骨未寒,后人却蒙受如此奇冤”

在中国的古代有一种恤囚制度,到了明朝恤囚制度依然保留了下来。明朝正德年间,在狱中却出现了一起冤案,因为冤情牵涉到前方阵亡将士,无人肯作主,于是此案被呈给了正德皇帝。

上图为正德皇帝

正德皇帝在看了这起冤案的陈情诉状后,怒不可遏,立刻颁下圣旨,命大理寺、刑部、都察院三司会审此案,给前方阵亡将士的蒙冤后人一个公道。

那么是什么冤案能够让正德皇帝如此大怒呢?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当时在明朝的都城北京锦衣卫内有一位千户,名叫李雄。李雄武艺高强,擅长使用一把长刀,而且他的箭术惊人,百发百中。因为沙场征战有功,才有了千户这一官职。

李雄娶了一位端庄贤良的妻子何氏,二人婚后非常恩爱。何氏前后一共为李雄生育了三女一儿,三个女儿分别是大女儿李玉英、二女儿李桃英和三女儿李月英。李雄的儿子叫李承祖,很显然李雄是希望他的儿子能够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可惜上天不作美,妻子何氏在生了李月英之后,因为产后大出血落下了病根儿。不出一年,何氏就抛下了尚且年幼的儿女,撒手人寰。

何氏万万没有想到,她的过早离去使自己的儿女们从此多灾多难!

此时尚在忍受失去爱妻伤痛的李雄却犯了难,儿子和三个女儿尚且年幼,虽然有乳娘等一干下人侍候,却没有母亲教导。于是他就托媒人为自己的儿女们寻找一位贤良淑德的后母,将他们抚养成人。

不久,这位媒人就喜盈盈地登上门来,言道为李雄说了一门亲事,是一位姓焦的姑娘,才刚刚十六岁,平时为人乖巧且善解人意,嫁过来后肯定是一位贤惠妇人,而且人长得也特别漂亮。她的家中因为父母早去,只是有一位哥哥,名叫焦榕。焦榕则在衙门里做事,是位官府中人。

李雄听了十分满意,不久就择了皇道吉日与焦姑娘成了亲。焦氏自以嫁入李家之后,起初对李雄年幼的三个女儿和儿子悉心照料,并且吩咐下人将他们侍候的舒舒服服,甚为妥当。李雄原本担心自己的儿女们会受到虐待,现在他放心了。

可是自从嫁给李雄后,焦氏却始终没有怀孕。焦氏深为自己不能为李雄孕下子女犯愁,竟私下怨恨于何氏留下的儿女们,逐渐开始横眉冷目起来,不久就开始打骂于他们。

李雄见了喑自后悔,就想要把焦氏休掉。焦氏着急了,急忙回娘家与哥哥焦榕商议。焦榕听了后埋怨焦氏不应该过早虐待李雄的儿女,等到焦氏自己有了李雄的亲骨肉后,再讨得李雄欢心,李家的家业早晚归于焦氏和她的孩子。

当即焦榕将焦氏送回李雄家中,并当面训斥焦氏几句,让其奉守妇道,焦氏也忙低眉顺目地认错,保证以后会善待何氏留下的子女,并将他们养育成人。李雄听了后再看看焦氏的秀丽面容,也就不再提休妻之事。

此后焦氏果真对李雄的三女一儿爱护有加,悉心养育。而且焦氏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房中对李雄屈意欢好,极意奉承。没过一段时间焦氏就怀孕了,并且为李雄生下了一个儿子,焦氏唯恐儿子难以养大,特意起了一个叫亚奴的贱名。李雄见焦氏为自己又生了一个儿子,倒是心满意足。

这一年陕西又有农民起义爆发,并且起义军屡次打败明军。正德皇帝派遣都指挥史赵忠允为主将率领大军出征。赵忠允素知李雄武艺高强是位将才,于是将李雄征召入大军之中。

没想到到了陕西之后,一次征战中赵忠允中了埋伏,李雄在率领手下突围时被杀死在乱军之中。

李雄阵亡的消息传到京城之后。先在衙门中得到消息的焦榕连忙来到李家同焦氏商议。二人竟然想出一条毒计来谋害李承祖,阴谋夺取李雄家中财产。

焦氏当即哭哭啼啼让李承祖前去陕西前线寻找其父李雄的遗骨,带回家中祭奠后安葬于祖坟之中。何氏的三女一儿无法争论,于是年纪尚小的李承祖带着一名叫苗全的下人前去陕西。

在半道途中,苗全突然带着全部钱财跑了,原来这是焦氏早已和苗全吩咐过,企图让李承祖在陕西混乱之地死于意外。可怜李承祖独自前往寻找父亲遗骨,当他到了前线后却未找到其父遗骨,天见犹怜,李承祖又活着一路讨饭回到了家中。

焦氏见到李承祖活着回来大吃一惊,随即又假意宽慰李承祖,并且吩咐下人为李承祖做顿好的饭菜,焦氏却在饭菜中下了毒药。当李承祖中毒后捂着肚子喊疼,焦氏却谎称他在外面吃了太多不好的食物得了绞肠痧。李承祖最后中毒而死,焦氏吩咐下人将他草草下葬。而李氏家族中人因为李雄死后,无法借李雄家的官势,竟无人理会此事。

焦氏见了,越发猖狂,竟然又将李桃英卖与一豪门之家做了侍女。当焦氏又企图将李月英买与一官员人家时,李玉英此时已经十六岁了,看着小妹妹又将被卖出,同焦氏大吵起来。

焦氏见了恼羞成怒,在和其兄焦榕商议之后,仗着焦榕是衙门中人,觅得一外人写下诉状,前去衙门中告李玉英奸淫仵逆,并且有家中所写的诗句为证。衙门审问官员得了焦榕私下托情之后,不问原由,将李玉英大刑侍候,熬不过用刑的李玉英被屈打成招,签字画押后关入大牢之中。

李玉英在牢中被关数月,监牢之中数人在风闻李雄家中变故后,却对李玉英产生了同情,其中也有牢卒在内。

这一年的六月,又到了朝庭恤囚问冤的日子,有好心的牢卒悄悄告诉李玉英上诉冤情。于是李玉英将自己的冤情写成诉状托人递了出去。

当这一诉状上呈给恤囚问冤的官员之后,因为此中牵涉到朝中为国捐躯的将士后人冤情,无人敢于作主,此一诉状竟然一直上递到了正德皇帝那里。

正德皇帝看了之后,勃然大怒!前方为国捐躯将士尸骨未寒,其后人竟然无端遭受欺凌。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的出现,这才有了三司会审。三司当即奉旨将一众当事人拘到大堂问案。在李雄的三个女儿(卖出的李桃英也被带到大堂)分别陈诉冤情后,在人证和大刑面前,焦氏和焦榕二人无法抵赖,说华实情。

三司会审之后,因焦氏犯有判夫杀子,判与重刑,焦榕与其合谋,也判为同罪。

当三司众官员将此案审判结果呈给正德皇帝后,正皇帝因为焦氏阴毒,决定将其子亚奴也判为斩刑。

这时李玉英听了后连忙恳求三司主审官代其为亚奴求请,言道亚奴也是李雄之后,并无恶行。正德皇帝闻奏之后,叹了口气,当即下旨将焦榕、焦氏二人押赴法场处斩。

而李亚奴因为其生母焦氏生性恶毒,李亚奴不允许世袭其父李雄之位,而是在李雄的家族之内另选一男丁做为李雄的继子世袭其位。而李玉英、李桃英、李月英则由官府替她们分别找一官员士族中人出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