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三战而楚亡,为合纵之长的楚国为什么越来越弱?

“楚倍秦,秦且率诸侯伐楚,争一旦之命,愿王之饬士卒,得一乐战! ”秦昭襄王多么狂妄,想要与偌大的楚国直接开战,那楚王的态度如何呢?天下惧秦,楚顷襄王也不例外,“乃谋复与秦平”,“楚迎妇於秦,秦楚复平”,这样的和平维持了十一年。但身为王,楚顷襄王当然想光复先祖的霸业,“楚欲与齐韩共伐秦,因欲图周”,秦可不愿意楚国再出一个中兴之主,于是白起率兵攻楚,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前280),白起伐楚,楚军败,“割上庸、汉北地予秦”;秦昭襄王二十八年(前279),白起再次伐楚,拔楚西陵;楚顷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白起再度率军攻楚,破楚国都城郢都,焚毁楚国先王墓地夷陵,楚顷襄王溃败北逃,楚国再无力单独对抗秦国,亡国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为何白起三入楚地如过无人之境?是秦国太强还是楚国太弱?

一、荆楚百年,昏君丧国

荆楚八百年,也留下了荡气回肠的鸿篇巨制。“昔成王盟诸侯于岐阳,楚为荆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与盟。”但在国君熊绎的努力下,“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处草莽”。之后的楚国越来越强,甚至在第六任国君熊渠时,还说出:“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封了三个儿子为王,这是周朝诸侯国中第一个僭越封王的。此后周越弱,楚趁机参与中原争霸,楚庄王时,庄王熊旅还曾问九鼎示威,意在“示欲逼周取天下”,在他的带领下,中原各国除晋、齐、鲁之外,尽尊楚庄王为霸主。经过多年沉浮,但好在有楚肃王、楚宣王、楚威王几位明君在,楚国虽不复楚庄王的霸业,但国内君臣团结,政治稳定,国力强盛,仍被各国所畏惧。

周显王四十一年(前328),楚威王卒,子熊槐立,是为楚怀王。楚怀王自幼生活中富庶的楚宫中,这让他不像秦昭襄王那样有较为悲惨的经历,尽管也有强国之壮志,但多了几分天真。楚庄王没有经历过祖先那样筚路蓝缕的艰苦过程,他继承的是一片形势大好的楚国,在治国理政上,这位王更像随着性子来,想要重用变革派,最终因为贵族的反对,自己也意兴阑珊,革除弊端的变法不了了之;齐楚交好,他却因为贪图商於六百里之地而“闭关绝齐”,被张仪欺骗,随后的举兵伐秦在丹阳、蓝田也以惨败告终。

秦国一直把楚国视为假想敌,楚怀王伐秦,秦将魏章大破楚军于丹阳,楚怀王不甘心,二度伐秦,又惨败于蓝田,秦国则松了一口气,这楚国也没“吹”的这么厉害嘛,于是一年后秦军攻楚,楚军三战皆败,魏韩也趁火打劫,进攻并夺取楚国在中原的领土,楚国地位一落千丈。而后楚国继续遭受列国打压,为报绝交之仇,齐联合韩魏大败楚军,秦也夺取了楚之汉中六百里、召陵,楚国根本无力反击。后来楚怀王被秦昭襄王诓骗入秦,被扣留,秦昭襄王逼迫他割地保命,被其严词拒绝,被扣三年里,楚怀王子不思救父而自立为王,诸侯自以为无害于己而不讨伐,后楚怀王出逃,无一国愿意收留,在秦客死后,梓棺返楚,“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

二、尾大不掉,好战必亡

秦自商鞅变法以来,国力越强,人民皆好公战,反观楚国的变法却屡屡失败。楚悼王时,吴起变法,让“贫国弱兵”的楚国一下子又强盛起来了,但因为悼王的早逝,吴起被乱箭射死,楚国轰轰烈烈的变法戛然而止。而后楚怀王想要效仿先祖进行一次革除弊端的改革,也因为受阻而意兴阑珊,楚之所以会败,根本在于楚国的构成。

秦楚之争,背后则是制度之争,商鞅变法,废分封而推行县制,加强中央集权;设军功爵制,“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增加了秦人作战的积极性,也向近乎所有才子开放了一条晋升之路。反观楚国,虽然疆域广大,人口最多,但地方上的氏族贵族太多,盘根错节,甚至还能对楚国中央造成威胁;此外,地方还拥有自己的私兵,还曾一度成为楚军主力,这些地方军队只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打打顺风仗还行,当面对有“虎狼”之称的秦军时,想必早就被秦人别在腰带上的人头吓傻了吧。

“国虽大,好战必亡”,楚国的兼并国策并没有太大的问题,甚至把握得非常好。楚在南方建国,从初代国君的筚路蓝缕来看,在当时的楚国肯定相当穷,而南方又很难开发,造成了楚国不被中原诸国所接受。然而楚人在向南开发后,在开疆辟地的同时也解决了后方的问题,楚国很早就解除了后顾之忧,不像秦国,在秦惠文王时还得受义渠国在后方搞事。后来,楚越交战,越国一战即战败,越王也战死,齐威王则趁机吞并越国,楚国国土得到一次大的扩张。楚怀王时,他即位初年隐忍不发,五年后北伐魏国,攻城夺地,一雪前耻;他还成为各国共推的合纵长,声名大噪;他还趁秦惠王重创齐国,秦国又因秦武王暴毙发生内乱之际,东败越国,拓境江东。但楚国也因此被各国忌惮,那些以前一起合纵针对秦国的盟友纷纷倒戈,加入迫害楚国的队伍,连年征战的楚国终于不堪重负,与列国交战而无一胜绩。

“是时楚王恃其国大,不恤其政,而群臣相妒以功,谄谀用事,良臣斥疏,百姓心离,城池不修,既无良臣,又无守备”,为了一举击溃楚国,白起深入楚地,烧毁船只,自断归路,这支哀兵入楚后势如破竹,反而楚军因在本土作战而有后顾之忧,士卒担心家人受难,军中又没有猛将坐镇,节节败退,白起一路攻城杀人,决水克鄢,袭郢,取洞庭、五渚、江南,最终,白起也因此受封“武安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