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秀夫背着幼帝投海,此妃悲痛地说:我的路也到头了

随着小珏说宋朝妃嫔的故事不断进行,这个系列也到了尾声。太平时期,妃嫔们的后宫争斗,往往充满着尔虞我诈,留下了诸多的秘史。到了帝国的最后时刻,南宋的灭亡充满着悲情色彩,而那些嫔妃的命运尤为可怜。今天要说的这位嫔妃,就是在这种背景之下,主动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她的名气根本不响亮,却代表着那个时代女性的铁骨。

这个女子姓杨,是宋度宗的妃子。她初入宫时,地位并不算高,只是被封为美人。虽然史籍对于宋度宗的感情状态描述很少,但从杨氏生下两个儿子来看,应该还是比较得宠的。后来,杨氏即被封为了淑妃,在宋朝后宫中,这个封号仅次于皇后和贵妃。

然而,在太平时代,看起来荣耀的地位,帝国衰亡时却是烫手的山芋。元军兵临临安时,垂帘听政的谢太后命人去求和,却以失败告终。无奈之下,谢太后只好抱着宋恭帝,带着群臣和后宫开城投降。元军虽然杀戮成性,但对于宋朝宗室还是不错的。他们没有过分虐待凌辱南宋君臣、后宫,基本上得到了比较好的安置。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甘心接受亡国命运的人。在城破之际,部分大臣就和杨淑妃一起,带着益王赵昰和广王赵昺开始了逃亡生涯。杨淑妃生有两个儿子,长子已经夭折,益王赵昰就是其中之一。广王赵昺是宋度宗另外一个嫔妃俞修容所生。他们一路难逃,来到了福建。

因为正宗的南宋皇帝宋恭帝已经成为了俘虏,群臣便拥立益王赵昰为帝,史称宋端宗,还改年号为景炎。“景炎”二字的解释,应该是指帝位蒸蒸日上,如火如荼。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南宋的帝业不仅未能蒸蒸日上,而且还命悬一线,危如累卵。

虽然杨氏被尊为皇太后,她却显得有心无力。文天祥、陆秀夫等人虽然忠心报国,奈何蒙古人太过彪悍,宋室支撑得实在太过辛苦。不到三年,宋端宗赵昰竟然驾崩了,年仅10岁。

对于宋室来说,这是雪上加霜,不得不让人感叹气数已尽。对于杨太后来说,这是双重打击。她失去的不仅仅是个皇帝,而是自己仅存的儿子,这样的悲痛,可想而知。任何人在她所处的情况下,情绪都会濒于崩溃。

奇迹的是,杨太后竟然强忍着悲痛的心情,同意拥立俞修容的儿子广王赵昺为帝。宋朝文人打仗不行,礼法上是一套又一套的。在这种形势下,他们还弄得头头是道:赵昺是以兄终弟及的方式继承大统,不能直接称帝,先要认杨太后为养母。这样一来,俞修容就没有资格当太后,还是杨太后以嫡母的身份照顾皇帝。

估计这一圈下来,几位女性头都晕了,但形势危急,也只能随那些士大夫折腾。只不过礼法再好,也挡不住蒙古人的铁蹄。他们翻山越岭而来,终于将宋朝流亡小朝廷逼到了崖山。崖山,就是宋廷的最后决战地。

战争的结果,我们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宋朝输掉了最后一线希望,战争的最后关头,陆秀夫向宋末帝赵昺行礼,告诉他事情已经终了。陆秀夫怀揣玉玺,背着6岁的赵昺,从容跳海而死。

崖山海战失败的消息,陆秀夫和宋末帝的结局传到杨太后的耳中,这给了她致命一击。这位痛失爱子的女性,一直强忍悲痛,最终崩溃。她哀哭道:

我艰关忍死者,正为赵氏祭祀尚有可望尔,今天命至此,夫复何言!——《宋史卷二百四十三列传第二》。

最后,她也跳入了茫茫的大海,将自己奉献给了南宋。多少年之后,人们始终记得华夏五千年历史长河中,陆秀夫是唯一抱幼主以死殉国的爱国丞相。可是又有多少人记得,还有一个女子,做出了同样悲壮的举动。能有忠贞气节的,不光是男儿,也有杨太后这样的巾帼英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