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时期,鸵鸟是怎么样一个神奇物种?为何首富石崇都要养上一只

此次金谷园宴会,嵇绍与琅琊王初次见面,立刻对这位王爷一见倾心,叹异不已:“琅琊王毛骨非常,殆非人臣之相,日后贵不可言!”

听嵇绍如此说,把司马睿这位年轻人吓得够呛。他赶忙举觞,一来表示敬意,二来希望嵇绍不要再当众如此“夸赞”他。

嵇绍聪明人,莞尔一笑,举觞满饮。

嵇绍 画像

宴会进行到一半,司徒王戎和太傅张华起身,率先告辞。

王戎性吝,临去之时,故意拿起食案上的盛放酒具的银镂漆匣和几件上面镶嵌有巨大水晶珠的食盒,高高举起,故作欣赏状。石崇一笑,挥手,仆人赶紧给王戎把那些东西收拾起来,让王戎带走。

魏晋时代,贵族高官有纵放的风气,打扮奇特。张华起立作揖之时,众人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看清楚这个半老头子鬓发苍苍的,长长胡须上面满缠五彩丝带,别的人没什么反应,陆机那位有“笑疾”的弟弟陆云忽然回望见,哈哈大笑,从榻上溜到地面,几乎笑得窒息而死。

石崇 画像

张华似乎对此没有特别在意,他对贾谧、石崇等人拱手,说:“近来闲暇日多,老夫终日流连书斋,撰写一部著作,《博物志》,内容吗,都是些奇闻逸事,传闻志异,神仙故事。他日完成后,一定让人誊写书卷,以赠诸公……”

打着哈哈,张华告辞而去。

“身为公辅,不悉心于社稷安危,反而流连于天下诡异怪诞之事的搜集,太傅张华尚且如此尸位素餐,风气浮靡,大晋日后的政局,可以想见……”索靖对潘岳不屑地说。

潘岳(潘安) 画像

然后,他起身,与潘岳告辞而去。

潘岳的表情,有些醉意,有些厌倦。自己身处的元康时代,似乎已经变成了逝去的遥远时代。相比昔日阮籍、嵇康,这些先辈所处,乃危险四伏、但又风雅与幻想合二而一充满勇毅精神的魏晋易代之际。回思他们高尚的人格,如今的时世让人充满遗憾。

是个矫揉造作的时代,奇装异服的时代,缺乏生死感悟、随波逐流的时代,又是名士们眷恋权力的卑微时代。

金谷园

一百多只孔雀摇动着五颜六色的翠尾,在金谷园的庭园见昂阔步;交趾一带输入的几十只彩色鹦鹉耷拉着他们长长的尾巴,眼睛转动着,呆立在树木下方的支架上;最稀奇的,是一只身形威武巨大的土火罗鸵鸟(土火罗鸵鸟,生长在叙利亚和阿拉伯沙漠的一些地方,与澳洲鸵鸟不是一个种类),它脑袋、脖颈为粉红色,通体黑苍色,翅膀和尾部装饰着几根纯白色羽毛。据说,这种鸟能一日鼓翅而行三百里,以铜铁为食。整个洛阳城,甚至整个大晋朝,只有石崇拥有一只这样的神鸟。

一声尖厉、清脆的声音响起,醉醺醺地,石崇用手上的玉槌响了他案上的一只古磬。这只古磬音声雅亮,久久绵绵不绝。

金谷园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诸位,人生如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矣,得乐之时,必当大乐!请诸公开怀畅饮,尽情欢歌!”

石崇高声说着话,拍了几下手掌,顿时,一队人数大概有二十的绝色美人从帷幕后款款而出,歌舞助兴。

为首二人,一为绿珠,一为红绮。二人略微傅粉,淡施彩妆,佩金翠,曳罗绮,上着胡式紧身小袄,下拖长裙,纤腰曳广袖,翩翩起舞。

绿珠!

绿珠 画像

这个鲜卑女孩,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她苍白而莹莹的美丽面庞,颀长的身段,与众不同的举止,尤其那瞬目扬眉间的风韵,美得不可理喻!还有,她眼神中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更加撩人欲望,激起在场所有人巨大的好奇和渴望。

石崇坐在那里,远远望着自己费尽几年心力亲手调教出来的美丽尤物,情不自禁,眼中射出惊喜交加的目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