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为何在司马光眼中,反而成了“受害者”?

“立嫡以长,礼之正也,然高祖所以有天下,皆太宗之功;隐太子以庸劣居其右,地嫌势逼,必不相容”

这句话出自司马光所编修的《资质通鉴》,意思就是按常理来讲,李世民是次子,所以唐高祖李渊立嫡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没什么毛病。

可问题是唐高祖李渊的这个天下都是李世民打下来的,反而是李建成更像是不学无术的那一个。

这也就意味着在司马光的眼中,一手发起玄武门之变的李世民,反而才是“受害者”。

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毕竟不管咋说,李世民功劳就算再大,可功就是功,过就是过,这两者不能一概而论,就像明朝时期的明成祖朱棣次子“汉王朱高煦”。

其功劳就比朱棣长子朱高炽低吗?

并不低,甚至在朱高炽被立为太子之前,朱高炽的各方面表现都比不上朱高煦。

那么最后再朱高煦造反的时候,为啥却没有人认为朱高煦是受害者呢?

李世民被逼造反

可事实上,李世民之所以发动玄武门之变,还真就是被逼无奈下的选择

大家想啊,在唐高祖李渊掌权之时,唐朝周边的各个割据势力都并未被平定,而且实力也都不弱,就好比窦建德、王世充啥的。

可结果呢,是李世民以三千兵力活捉15万大军傍身的窦建德,并借窦建德威逼王世充投降。

诸如此类的大功是一个接一个,唐高祖高兴吗?

肯定高兴呀,以至于都没什么头衔能配得上李世民了,只能专门为李世民制定了一个“天策上将”的职位。

到这里其实都没啥问题,虽然这个职位权力极大,军政大权都有,可终究没能让李世民起了篡权的心思。

但问题是太子李建成不愿意呀,想着自己身为一个太子,却没有一个将军权力大,那以后自己登基了还了得?

所以就想尽了办法对付自己的弟弟李世民,然而问题在于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太子李建成的小九九终究还是暴露了。

但唐高祖李渊却为了保全太子的名誉而公然拉偏架,太子李建成啥事没有,反而李世民手底下的将领啥的倒是被撤换了不少。

甚至于就连李世民自己,也被一个“禁军总帅”的虚衔变相剥夺了兵权。

以至于李建成对付李世民的劲头愈加剧烈,甚至还在李世民的酒中下毒。

这一下可就了不得了,都到了这一步了,李世民当然不能忍啊,所以最终也只能是为了保命而拼死一搏。

毕竟从古至今,能政变成功的屈指可数,李世民自然在政变之前也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可让李世民没想到的是,满朝文武、甚至百姓的舆论都站在了他这边。

李世民政变是天下归心

一来没有李世民,唐朝初期那环伺的强敌就很有可能让唐朝未成长起来就宣告夭折。

而来则是李世民本身就有勇有谋、骁勇善战,手底下也是有着不少的名将。诸如尉迟敬德、程咬金等等。

这些将领虽然被撤换,可在军中以及超重的影响力还是在的。

再加上唐高祖李渊的拉偏架,本身就已经让朝臣有点不满,毕竟不管咋说,对自己的儿子尚且如此,那么以后对自己呢?

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步李世民的后尘?

百姓不用说,既然李世民能说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样的话,那么其生平就必然都是遵循着这句话来做事的。

百姓也都不是瞎子,不可能看不到。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李世民而言,他的这场政变虽说是政变,但实则却等同于是从唐高祖李渊手中拿回自己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

而不是像汉王朱高煦那样,在文武百官、以及百姓都支持朱高炽的情况下硬抢。

看似过程一样,但性质却完全不一样。

那么李世民在司马光眼中被看成“受害者”一事,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不足为奇了。

【end】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