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兄弟战场上互为敌人,战争结束后回家又见面,该怎么打招呼呢?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说的是至亲齐心协力,其利断金。

然而,如果打仗时遇到亲兄弟在敌方阵中,这仗该怎么打呢?

这事听着有点离奇,但无巧不成书,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并不新鲜。

二战日本就有一个这样活生生的例子。

他叫吉村野部,1920年2月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福兰特。

父母都是日本和歌山县人,但吉村出生时是在美国,所以,他是毫无争议的美国人。

6岁时,父亲早逝,母亲带他不久就离开美国回到日本居住。此时,他已经有了3个弟弟。

13岁时,正值日本军国主义兴起,大肆征兵。为躲避兵役,他离开日本,独自一人去了美国。

然而,造化捉弄,几年后在美国,他仍然没有逃脱服兵役的义务。

有人说,一个日本人,在美国怎么会被美国招集入伍呢?

这其实不奇怪。

离开日本的人,都大多不喜欢日本,他们愿意加入美国国籍,成为美国人。是美国人,就有义务为美国当兵打仗。

而且当时还有一个背景,就是不少日裔美国人,都争着想当兵。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国立即把日本人、日裔美国人看作“敌人”,下令把他们隔离,甚至要驱逐出境。

其实,这些在美国长大的日本人,本身已经没有日本军国主义的影响了,但歧视无处不在,偷袭珍珠港带来的日本印象,令美国人对所有日裔不放心,怕是间谍,所以一“隔”了之。

军队是防范间谍的重中之重,所以美国陆军部曾下令,把所有日裔士兵“排除出现役部队”。

然而,夏威夷是个难办的例外,因为当地日裔特别多。全岛40万人,日裔就达15万。

日裔部队被迫暂编为营,保留现役,接受特殊训练,他们就是第100独立步兵营。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间谍,是真正效忠美国的黄皮肤美国心,他们自愿参军入伍,与日本军队作战。

当然,美国不会把他们这支特殊的部队,投入到亚洲或太平洋战场,以免他们碰到亲人,难以抉择,甚至被日本部队倒戈了。

这支部队被派到欧洲战场,打得是异常勇猛,300%以上是伤亡率、人均一枚勋章的嘉奖率,创造了美国陆军史上的奇迹。

这是后话。

吉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入伍的。

不过,他不是100营的士兵,而是因为日语好,被抽到部队里的日语学校训练,然后出来当了麦克阿瑟的翻译。

太平洋战场前半场,日军闪电战拿下菲律宾,打得麦克阿瑟连夜逃到澳大利亚,重新扎下大本营,这里面,就有吉村,他的任务,是从收缴的日军士兵的日记等物品中,收集尽可能多的情报,报给麦克阿瑟。

吉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和同事在收集情报这方面,还真是立了大功一件:发现了山本五十六飞机起飞的事件,以及出现的地点,美国精准打击,结果了这个偷袭珍珠港的祸首。

战争末期,吉村随麦克阿瑟光复菲律宾,继续当翻译兼情报官。

这时,美军与日军进行最后的博弈,作为美军的吉村,面临的敌人,就是与自己一样的日本人。

更残酷的是,他的3个弟弟此时也被召集入伍,正在马尼拉的日军部队中。

吉村不是步兵,所以一直没有上战场打仗,也没有和亲弟弟在战场上相遇。

但类似的残酷一幕,他却并不陌生。

当时的战争中,美军日军相遇搏杀,亲人互为敌方部队,怎么办?照打,战场上只有敌我,没有亲人,所以亲人残杀的情况,当时有很多。

因为1944年反攻日本时,欧洲战场已经基本平息,大量的部队调集到了太平洋战场,所以,有很多日裔美军,也有机会杀一杀自己的亲人。

吉村没有遇到自己的弟弟,但他亲自碰到一对亲兄弟在战场上遇到,当日本军医的哥哥被美军俘虏,而审问他的,正是他日裔美军的亲弟弟。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战后,吉村以少尉的军衔回到日本,见到了曾经在战场上互为敌人的亲弟弟,双方无以言表,都是战争惹的祸,说什么呢?谁也不能怪谁。

在日本,吉村住了8年半,与日本女子结婚成家,最后在1957年,以大尉身份回美国,继续在美军某部工作。

1962年,吉村退伍,在旧金山创立自己的公司。#日本#麦克阿瑟#美国收藏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国立即把日本人、日裔美国人看作“敌人”,下令把他们隔离,甚至要驱逐出境。

其实,这些在美国长大的日本人,本身已经没有日本军国主义的影响了,但歧视无处不在,偷袭珍珠港带来的日本印象,令美国人对所有日裔不放心,怕是间谍,所以一“隔”了之。

军队是防范间谍的重中之重,所以美国陆军部曾下令,把所有日裔士兵“排除出现役部队”。

然而,夏威夷是个难办的例外,因为当地日裔特别多。全岛40万人,日裔就达15万。

日裔部队被迫暂编为营,保留现役,接受特殊训练,他们就是第100独立步兵营。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间谍,是真正效忠美国的黄皮肤美国心,他们自愿参军入伍,与日本军队作战。

当然,美国不会把他们这支特殊的部队,投入到亚洲或太平洋战场,以免他们碰到亲人,难以抉择,甚至被日本部队倒戈了。

这支部队被派到欧洲战场,打得是异常勇猛,300%以上是伤亡率、人均一枚勋章的嘉奖率,创造了美国陆军史上的奇迹。

这是后话。

吉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入伍的。

不过,他不是100营的士兵,而是因为日语好,被抽到部队里的日语学校训练,然后出来当了麦克阿瑟的翻译。

太平洋战场前半场,日军闪电战拿下菲律宾,打得麦克阿瑟连夜逃到澳大利亚,重新扎下大本营,这里面,就有吉村,他的任务,是从收缴的日军士兵的日记等物品中,收集尽可能多的情报,报给麦克阿瑟。

吉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和同事在收集情报这方面,还真是立了大功一件:发现了山本五十六飞机起飞的事件,以及出现的地点,美国精准打击,结果了这个偷袭珍珠港的祸首。

战争末期,吉村随麦克阿瑟光复菲律宾,继续当翻译兼情报官。

这时,美军与日军进行最后的博弈,作为美军的吉村,面临的敌人,就是与自己一样的日本人。

更残酷的是,他的3个弟弟此时也被召集入伍,正在马尼拉的日军部队中。

吉村不是步兵,所以一直没有上战场打仗,也没有和亲弟弟在战场上相遇。

但类似的残酷一幕,他却并不陌生。

当时的战争中,美军日军相遇搏杀,亲人互为敌方部队,怎么办?照打,战场上只有敌我,没有亲人,所以亲人残杀的情况,当时有很多。

因为1944年反攻日本时,欧洲战场已经基本平息,大量的部队调集到了太平洋战场,所以,有很多日裔美军,也有机会杀一杀自己的亲人。

吉村没有遇到自己的弟弟,但他亲自碰到一对亲兄弟在战场上遇到,当日本军医的哥哥被美军俘虏,而审问他的,正是他日裔美军的亲弟弟。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战后,吉村以少尉的军衔回到日本,见到了曾经在战场上互为敌人的亲弟弟,双方无以言表,都是战争惹的祸,说什么呢?谁也不能怪谁。

在日本,吉村住了8年半,与日本女子结婚成家,最后在1957年,以大尉身份回美国,继续在美军某部工作。

1962年,吉村退伍,在旧金山创立自己的公司。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