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名士谢安,四十岁才出来做官,却在权力最高峰坦然交出平权?

西晋灭亡后,司马氏政权移到长江以南,定都建康,史称东晋。东晋存在了一百零四年,统治基础是江南的王氏、庾氏、桓氏、谢氏等世家豪族。这些世家豪族涌现出各色人物,忠奸善恶皆有,其中谢安忠心于朝廷,阻止权臣篡逆,保卫国家安全,对于东晋偏安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谢安,字安石,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出身豪门。祖父谢衡为西晋著名儒学家,官至太子少傅、散骑常侍。谢安深受家庭的影响,在德行、学问、风度等方面均有良好的修养。年轻时“神识沉敏,风宇条畅”,谈吐清雅,写得一手好字,名士桓彝预言说:“此儿风神秀彻,日后可比王导。”王导是东晋前期宰相,为晋元帝司马睿创建东晋立下了汗马功劳。王导在位时器重谢安,有意任用他为朝廷官员。可谢安淡泊名利,不想当官,全部兴趣在于山水间。他有许多文人朋友,如著名书法家王羲之、诗人孙绰、名士许询、僧人支遁等。晋穆帝永和九年农历三月初三,谢安等四十一人聚会于山阴兰亭,曲水流觞,饮酒赋诗,这是古代文学史上的一次盛会,所赋诗作被编成诗集,由王羲之作序并书之,书体潇洒流畅,气象万千,从而产生了书法极品《兰亭序》,王羲之也因此获得“书圣”的美誉。谢安放情山水,游览过很多地方,游览时必带歌伎随从,风流倜傥,其乐悠悠。吏部尚书汪范看不惯他的行径,建议“禁锢终生”,即永不用他为官。有些人持反对意见,说:“谢安既然能与人同乐,也一定能与人同忧,时局若需要他,相信他会为朝廷效力的。”

谢安弟弟谢万早就当上了中郎将,位列九卿。谢安虽然隐居不仕,居家规训子弟,讲忠孝、礼仪、节尚,名声却远远超过谢万。很多人认为,他天生具有公卿宰辅的德望,将来是要干大事的。他的妻子曾说:“大丈夫应当建功立业,光宗耀祖,而你只图隐居自安,这算什么?”谢安笑了笑,说:“恐不免此耳!”不久,谢万出了状况,被革职。谢安终于决定步入仕途,振兴谢家门庭。这时,他已四十岁了。

东晋偏安江南,北方建立起多个少数民族政权。东晋从皇帝到世家豪族,习惯了南方的优越生活,很少关心北方,更谈不上统一天下的雄心壮志。征西大将军桓温是个例外,自比司马懿、司马昭,手握军政大权,先后三次北伐,均以先胜后败而告终。桓温北伐,打出的旗号是收复失地,然其真正目的是捞取足够的政治资本,以待条件成熟时篡夺司马氏天下。谢安最早觉察并认识到桓温的野心,冷眼旁观,注意与之保持距离。桓温第一次北伐,曾任用谢安为军中司马。谢安借故推辞,只愿去当吴兴太守。他为太守,“在官无当时誉,去后为人所思”,说明有政绩,但不张扬,事后受人怀念,由此起步,谢安进入朝廷,初为待中,迁吏部尚书、中护军,成为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桓温对谢安采取笼络手段,力图使这颗新星为自己所用。咸安二年(公元372年),简文帝司马昱病危。桓温推荐,由中护军谢安、中书令王坦之出任顾命大臣,暗示司马氏天下即将寿终正寝,他桓温最有资格即位称帝,改朝换代。司马昱死去,谢安忠于司马氏,一手拍板,拥立了司马昱十一岁的儿子司马曜为帝,即孝武帝。桓温见谢安违背自己的意志,火冒三丈,立即统领兵马向建康进发,驻军新亭(今江苏南京西南),盛陈兵仗,召见谢安、王坦之,准备加以杀害,强行登基。王坦之非常恐惧,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谢安神色不变,说:“晋祚存亡,在此一行。你我相机行事就是。”谢、王硬着头皮去见桓温,文武百官站在军帐外等候。王坦之吓得流汗沾衣,连记事的手板都拿倒了。谢安无所畏惧,镇定落座,说:“谢安听说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须如此相逼呢?”桓温说:“事大如天,本将军不能不这样做啊!”

谢安面向桓温,陈说利害关系,特别说到人心问题,司马氏皇帝虽然儒弱,但毕竟代表正统,深得江南人心;明智者应当正视这一现实,莫做蠢事,如果不识时务,逆天道,背人心,那么结果只能是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新的皇帝也会身败名裂,落得个和王莽一样的下场。谢安的话说得不愠不火。桓温听来,却面红耳赤,如坐针毡。因为三次北伐失败,他也缺乏改朝换代的底气,所以打消了杀害谢、王的念头,改为设宴招待。三人开怀畅饮,有说有笑,就像亲密的朋友似的。王坦之原与谢安齐名,经此事件,人们方知,王坦之的胆略和气魄,根本不能和谢安相比。谢安、王坦之尽力辅佐司马曜,稳定了朝廷的形势但是,桓温逆之心未死,危险一直存在。好在桓温突然生了重病,卧床不起,他预感到生日无多,皇帝肯定做不成了,只希望朝廷给他加封九锡之礼。谢安满口答应,命袁宏起草诏书,然而又以修改文词为由,故意将诏书扣压,拖延十余日不发。这期间,桓温一命呜呼,并未能得到所希望得到的崇高荣誉。谢安运用他的机智和沉稳,阻止了桓温算逆的图谋,升任尚书仆射,领吏部,加后将军,转任中书令,正式成为宰相。为相后“镇以和靖,御以长算,德政既行,文武用命,不存小察,弘以大纲,威怀外著”。人们都把他比作王导,而文雅之风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次,谢安和王羲之外出游览,悠然遐想,抒发超然世外之志。王羲之说:“四郊多垒,宜思自效,而虚谈废务,浮文妨要,恐非当今所宜。”谢安反驳说:“战国时秦国任用商鞅变法,到秦二世灭亡,岂清言致患邪!”司马曜倚重谢安,再任命他为中书监、骠骑将军、录尚书事,复加司徒、侍中,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诸军事,假节钺,进而拜卫将军,封建昌县公。

谢安与桓温不同,虽然掌控了朝廷所有的军政大权,但没有野心,为人也很低调,从不夸夸其谈北伐,只想脚踏实地,保卫东晋的安全。当时,氏族人建立的前秦建都长安,势力强大,皇帝苻坚基本统一了北方,志骄气满,扬言一定要攻灭东晋,进而统一天下。谢安头脑清醒,意识到晋、秦之间必将爆发一场恶战,所以暗暗提前做准备,以防不测。

太元四年(公元379年),他下令御供从俭,官员俸禄减半,停止一切非军国要事的差役与费用。他进行过两次改革,一次是废除“度田收租制”,王公贵族需按人头交纳税米,方可免除劳役;再一次是精兵简政,裁汰官七百余人。这样做,就是为了集中国家的财力和物力,以应对即将发生的战争。同时谢安还在军事上作出部署,命侄儿谢玄驻军广陵,扼守京师的北大门;命将军刘牢之驻军京口,招募北方南迁的青年,组成一支英勇善战的劲旅,称“北府兵”,随时待命。另外在长江中游,安排桓温之弟桓冲镇守夏口,以与建康形成掎角之势。

太元八年(公元383年),骄傲的苻坚果然统领号称百万的八十七万兵马,水陆并进,杀向江南,旌旗相望,连营千里。建康军民无不惊恐,谈兵色变。谢安这时表现出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气魄与风范,神定气闲,通达多谋,精心筹划,命其弟谢石为征讨大都督,谢玄为前锋都督,加上刘牢之的北府兵,共八万人,开赴淝水(今安徽淮南、合肥附近),对垒迎战。晋军只有秦军的十一分之一,力量悬殊,人人为之捏一把汗。桓冲派遣三千精锐,前来保卫京师。谢安说:“京师不缺甲兵,你等快回夏口去,镇守西疆要紧。”他指授将帅,各当其任,自己该游览时游览,该下棋时下棋,从容不迫。桓冲全然不摸谢安的意图,叹息说:“唉,谢公是个好宰相,却不是个好统帅,我等怕是都要成为秦人的俘虏了!”

十月,著名的“淝水之战”打响。秦将苻融攻占寿阳今安徽寿县西南),控制了寿阳东面的洛涧(今安徽怀远西南),首战告捷。苻坚更加骄傲,派遣尚书朱序前往晋军大营,奉劝谢石投降。这个朱序,原是东晋将领,见到谢石,不仅没有劝降,反而透露秦军所有底细,献计说:“秦军百万,尚未集结。待其尽至,难与为敌。如今晋军应当先破彼先锋,夺其锐气,那么秦军可破”朱序心怀故国,表示愿为内应。谢石飞快地把情况报告谢安。谢安指示,可如此如此,于是十一月,刘牢之率领北府兵,突然攻击洛涧的秦军,进驻淝水东岸晋军先锋致信秦军先锋,信中说双方隔水对峙,乃长久之计;秦军若要速决,可往后退一退,让晋军渡河,然后进行决战。秦军先锋请示苻坚。苻坚说:“退就退,怕什么?待晋军半渡时击之,必获大胜。”苻坚下达了后退的命令。没料想这一退,犹如山崩河决,不可收拾。朱序混在军中,高声喊道:“秦军败啦!秦军败啦!”这一喊,等于火上浇油,后退变成溃逃,势如潮水。晋军强行渡河,发起攻击。这样一来,秦军更乱,争相逃命,自相践踏,死伤无数。苻融死于乱军之中。苻坚也中流矢受伤,仓皇逃跑,途中听到风声鹤唳,也疑心是。 晋军追击,不敢回顾,一口气逃到洛阳,惊魂未定。淝水之战,晋军大获全胜。捷报传来,谢安正与客人下棋,看了看捷报,丢在一边,面无表情,继续下棋。客人忍不住问:“战事进行得怎样?”谢安轻描淡写地说:“孩儿们已破秦军了!”其实他内心是很激动的,只是因为涵养深厚,所以举重若轻,从不喜于形色。客人走后,他再也控制不住喜悦与兴奋,快步进入内室,忘记跨门槛,把鞋底的木齿碰断了,全不知晓。谢安从容指挥一场大战,保卫了国家的安全,建立了卓越的功勋。

淝水之战后,谢安进位太保,都督扬、江、荆、司、豫、徐、兖、青、冀、幽、并、宁、益、雍、梁十五州军事,加黄钺,其他官职如故。桓冲病死。有人主张由谢玄镇守荆、江二州。谢安考虑谢氏家族树大招风,决定仍由桓氏子弟镇守荆、江、豫州,时称“三桓”。谢安这样做,平衡了各种政治势力的利益,避免谢氏家族处于众矢之的。东晋一朝,王氏、庾氏、桓氏家族都出现过企图谋反的权臣,唯谢氏家族安分守己,除了忠心辅佐司马氏皇帝外,别无他想。这和谢安个人品行和修养是分不开的。后来,会稽王司马道子专权揽政。谢安急流勇退,上书辞去所有官职,而且召回儿子征虏将军谢琰,共同解甲归家。太元十年(公元385年),谢安病死,追赠太傅,改封庐陵郡公,谥“文靖”。

谢安之忠,是一种本分的忠、务实的忠。他深知东晋的处境与实力,所以很少妄谈北伐、收复失地、统一天下之类的大话空话。他只是从实际出发,忠心于偏安的朝廷和软弱的皇帝,苦心经营江南,尽其所能,保家卫国。淝水之战对东晋而言,是一场防御战和保卫战。谢安指挥这场战争,临危不乱,处变不惊,温文尔雅,冷静镇定,最终以少胜多,以弱克强。这种忠尤为可贵,至少可使江南经济免遭战争的破坏,江南人民得以继续安宁地生活若干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