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律诗创作时,要注意句子的变化,以及简单句和复杂句的合理搭配

前言

与古体诗相比,近体诗(格律诗)讲究比较多。不过,除了平仄、押韵、黏连、对仗这些基本的规则以外,还要注意句子之间避免雷同,要多一些变化。

以王维的《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和李商隐的五律《商山早行》为例,看看古人作诗注意的细节。

一、212与221和23结构

大多数的诗人,很注意避免相邻二联句式的雷同。五言律句常见两种结构,212和221,诗人一般会交错使用。

例如王维的《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

杨子谈经所,淮王载酒过。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

径转回银烛,林开散玉珂。严城时未启,前路拥笙歌。

王维的这首诗颔联是2-2-1: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

颈联是2-1-2:径转-回-银烛,林开-散-玉珂。

还有一种常见的句式为2-3结构,例如李商隐的五律《商山早行》:

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其中颔联为2-3结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这三种是最常见句式结构,特别在中间二联中,颔联和颈联要注意避免雷同。

二、简单句

除了句子的结构以外,从词性来看,这些句式有简单句和复杂句之分。

李商隐的颈联两句,算是简单句: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名词--动词--名词,名词--动词--名词。

颔联其实也是简单句,这种名词罗列的方式,被称为列锦: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名词+名词,名词+名词。

在不考虑生僻字和生僻典故的前提下,简单句读起来不费力,一望便知什么意思。复杂句就稍微有一点烧脑了。

三、复杂句

李商隐《商山早行》的首联就复杂一点,用了两个动词:

晨起动征铎,名词(晨)+动词(起)+动词(动)+名词(征铎)

客行悲故乡。名词(客)+动词(行)+动词(悲)+名词(故乡)

注:其中的征铎,是偏正结构的名词,征是修饰铎的修饰语,在整句诗中不作动词看。

两个动词,表示了连贯的动作,读者在读到这样的诗句诗,就感觉略微复杂了。

同样,王维《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中的颈联,也是复杂句,和李商隐的首联一样,连续两个动词:

径转回银烛,林开散玉珂。名词 +动词 +动词 +名词

王维的颔联则不同:

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

上联有阑、换,两个虚词,下联有久、多两个虚词,在古诗中,形容词常常作为动词使用,对仗时也可以向下相对。

这两句的阑、换;久、多。并不是连续的,而是隔了一个名词。这是另一种复杂句式。

注:这里的兴和坐,当做名词看,分别是兴致和坐这个动作。

这种隔了一个名词的复杂句,在王维的《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第二句也可以看到:

淮王+载+酒+过,名词(淮王)+动词(载)+名词(酒)+动词(过)。

假如整首诗都是这种句子,那么读起来就有点费脑力了。所以说,句子的变化,最好也有简单句和复杂句的结合变化。

四、古人作品中的复杂句与简单句

除了上联两首诗以外,再录入二首古人的五律,看看诗人的安排。

李商隐的《令狐舍人说昨夜西掖玩月因戏赠》:

昨夜玉轮明,传闻近太清。凉波冲碧瓦,晓晕落金茎。

露索秦宫井,风弦汉殿筝。几时绵竹颂,拟荐子虚名。

第一联:明、近;第二联:冲、落;第三联:列锦修辞;第四联,上联列锦,下联,荐。

这首诗,都用简单句。

杜甫《登岳阳楼》: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第一联,闻、上;第二联,坼、浮;第三联,无、有;

前面七句就是简单句,最后一句是复杂句,凭轩涕泗流,凭、流。

结束语

诗人有所谓的诗眼,一般指句中的动词,或者当做动词使用的形容词等。一句中有两个诗眼的就是复杂句。

如果整首诗中,用的复杂句太多, 读起来,难免就有一点点烧脑。因此我们在创作时,要注意合理的变化,有张有弛,有紧有松最好。

@老街味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