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两次莽牛哨设汛计划及其终止,其究竟是有意义还是没有?

2018-12-09网络整理阅读:123评论:

莽牛哨位于草河、叆河汇入中江的水陆要冲,是偷采者到达鸭绿江口的必经之路。那苏图作为奉天将军在雍正九(1731年)曾上奏朝廷请求在莽牛哨设立清军水师汛地。请看《清世宗实录》中雍正九年五月的一段史料,奉天将军那苏图上奏请求在莽牛哨设立水师汛地,请看那苏图奏言及雍正帝的回复谕旨。请求在草河叆河汇流入江的地方“立为水师汛地”。得旨:“着该部行文询问朝鲜国王”,等朝鲜国王的回奏到了以后,看看朝鲜国王的意见再行定夺。清军在凤凰城柳条边外设立有虎耳山陆路汛地。虎耳山陆路汛地因河水阻隔,且与朝鲜相连,不足以稽查边内外的匪类,而此处匪患又猖獗,常有匪类乘着小船,偷运米粮。

两次莽牛哨设汛计划及其终止,其究竟是有意义还是没有?

奉天将军那苏图请于莽牛哨设立清军水师汛地,设立几只小船和三板船。除了从虎耳山抽调官兵外,额外再添设二十几名官兵。每年冬季结冰封冻之后,水师汛地的官兵仍撤回到虎耳山陆路汛地。即将设立的水师莽牛哨汛地与朝鲜国界相连,因此雍正帝命奉天将军行文询问朝鲜国王此举是否对朝鲜有碍。等朝鲜国王回复之后再对设立汛地之事再行商议定夺。在中国境内设立水师汛地,本不用征询朝鲜的意见,这里体现了雍正帝怀柔属邦的初衷。我们看朝鲜的反应,朝鲜急忙派赉咨官请求停止莽牛哨设汛,咨文如下:这里草河与叆河汇流之处就是蔽国的边界,“今若创立水路防汛”,“则窝铺之相邻,舟楫之相通,虑无所至”,“一遵旧例”,“不胜幸甚”。

两次莽牛哨设汛计划及其终止,其究竟是有意义还是没有?

当年太宗皇太极在修建柳条边的时候,显示了怀绥之意,体现了宏远宽大的胸怀。文皇帝对于封疆问题非常慎重,体恤藩服,虽然设置了柳条边栅栏,轮流巡检,但又在柳条边外中朝边界旷弃地界,不许两国人户相接,其圣心高出寻常人何止千万。圣祖康熙帝时,,宁古塔守将在朝鲜北部庆源、训戎镇两处越境设置兵丁,设帐垦田,由于朝鲜上书请求清撤兵,圣祖仁皇帝便把驻扎在朝鲜这两处的清军撤毁,圣心远虑。今日要设水师汛地的草叆两河汇流之处的莽牛哨,紧邻朝鲜边界,我国小邦边民多狡黠,今若设水师汛地“则窝铺之相邻,舟楫之相通,虑无所至”。恐怕我邦小民与贵国驻扎之官弁兵丁发生接触冲突矛盾,致我方防不胜防,终至获罪。请天朝皇帝一尊旧例,不要在莽牛哨设汛,以绝我小邦边民犯科作奸的弊端,不胜感谢。

两次莽牛哨设汛计划及其终止,其究竟是有意义还是没有?

从朝鲜咨文看,朝鲜利用清政府怀柔朝鲜边境的原则,阻止莽牛哨设立清朝水师汛地,力图维持柳条边外至图们江、鸭绿江之间的地域无民少兵的状态,以追求朝鲜自身的边疆利益对于朝鲜的请求,雍正帝下旨:“不必添设防汛”。由于朝鲜的反对,第一次莽牛哨设汛计划终止没有实施。在乾隆十一年(1746年)由于清政府强化对东北的封禁,再次在莽牛哨设立水师汛地的计划被奉天将军达勒当阿提出来。为了解决莽牛哨驻兵的俸饷食宿问题,达勒当阿还提出开垦柳条边外的荒地建议。对于清政府设汛、展边垦地的动议,朝鲜再一次派陈奏使请求停止在莽牛哨设汛,停止在凤凰城边外垦地。最初,乾隆帝对朝鲜阻止在莽牛哨设立汛地、边外垦地非常不满。请看《清高宗实录》乾隆十一年七月的一段史料,乾隆帝说,(朝鲜国王)“所奏亦属卑鄙”,其不知道不考虑宁定边疆,只知道纵容朝民部下谋利。

您可能感兴趣的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