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不过“一步一计”,此人被称为“一步百计”

如果夸一个人有智谋,会说他是神机妙算诸葛亮。诸葛亮在小说《三国演义》中被塑造成了一个足智多谋,一步一计的绝顶军师,帮助刘备在三国混战之中雄踞一方。这只是《三国演义》小说里的演绎手法,不能完全相信,但是历史上确实有一个人被称为“一步百计”,这个人就是五代十国时期的后梁名将刘鄩。

刘鄩(xún)(860年-923年),又名刘掞,山东密州安丘人,五代时后梁名将,有“一步百计”之称。在五代十国这段历史中,刘鄩是为数不多能被正史记载生日的人,这印证了刘鄩不是一般人。

据史书记载,刘鄩祖上世代为官,父刘融在唐末曾为工部尚书,刘鄩自幼喜欢军事和历史,经常浏览相关书籍,这也许是他足智多谋的原因(怎么与小编爱好相同呢)。唐中和年间,刘鄩入伍从军,到青州节度使王敬武的手下做了个不大不小的军官。王敬武死后,他的儿子王师范继承父业为<准>青州节度使,之所以带个<准>字是因为没有朝廷的正式任命。然而朝廷不按套路出牌,认命崔安潜为青州节度使,这让王师范颇为恼火,直接将前来上任的崔安潜拒之青州城门外。崔安潜只能下榻棣州刺史张蟾那里。

张蟾密谋袭击王师范,王师范命他的都指挥使卢宏攻棣州,结果卢宏与蟾通串通,密谋回军袭击王师范。幸好王师范事先得到消息,命刘鄩设下伏兵,为卢宏设下鸿门宴,酒过三巡,刘鄩在座上斩杀毫无防备的卢宏。属于刘鄩的王者时刻就要开始了。刘鄩被王师范任命为马步军副都指挥使,率军攻下棣州,擒杀张蟾,逼的唐朝只得封王师范为平卢节度使。

说到刘鄩的智谋不得不提他以偏师攻陷兖州

唐天复元年,唐昭宗被李茂贞绑架到陕西凤翔就是今天的宝鸡,李茂贞妄图挟天子以令诸侯。此时的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占据着天下粮仓中原地区,手里握着四镇兵权,怎么可能会听从一个地盘只有巴掌大的岐王李茂贞的号令呢,朱全忠率四镇之师来夺昭宗。李茂贞手中捂着昭宗这张王牌怎能不好好利用呢,李茂贞与大太监韩全诲矫诏,征天下兵入援凤翔,讨伐朱全忠。唐朝末年,藩镇割据,国家混乱不堪,君不君,臣不臣,鲜有人听从中央政府的号令。此时貌似忠于唐室的平卢军节度使王师范览诏。

王师范览了诏书之后,慷慨泣下,差遣多名心腹将领袭击朱全忠的后方,可派出的将领还没有遇到朱全忠的正规军就被他的地方民兵生擒了,只有刘鄩以偏师五百兵马攻陷兖州。

兖州城高墙厚,易守难攻,更有数千兵马守城,再加上王师范的其他几路人马全部被朱温打败,给刘鄩的部队打击不小。若是强攻,五百人根本不够,自古攻城都是数倍于守城军队。然而,刘鄩用他那智慧的大脑不到一天时间,就轻松拿下兖州城。“一步百计”之称看来并非虚名。据史料记载,刘鄩命令士兵挑着油桶假扮成油夫在兖州城内卖,其真实目的是侦察城内的进出道路。一名假扮成油夫的士兵发现兖州城的地下水道可以进入城内,刘寻知道后便马上派出士兵从城下的水道进攻兖州城,最后成功攻取兖州城。

攻城容易,守城是个大问题。此时,兖州城已经被朱全忠的大将葛从周层层包围,本来就兵力不足,再加上城中的百姓都是朱全忠的忠实子民,这城怎么守呢?为了安定民心,刘鄩到朱全忠的爱将葛从周的家里拜访,不仅没有虐待他的家人,反而以礼相待,这让城中的百姓都安心了。同时,在城中挑选壮丁固守,而城中老弱都被送出城,唯独葛从周家人不能出城。因此,葛从周只能围城而不敢放手攻城。

后来刘鄩副手王彦温投奔葛从周,而其属下很多人也随之而去。刘鄩很镇定,命人向王彦温高呼:“请副使少将人出,非所遣者请勿带行。”又对众人喊话说:“素遣从副使行者即勿禁,其擅去者族之。”逃跑的人听到后都停了下来,以为这是刘鄩与王彦温事先约定的计谋。而这也使葛从周怀疑王彦温投降有炸,把他斩之于城下。刘鄩这被动的一计可谓一箭双雕,既杀了叛徒又巩固了军心。

天复三年十一月,王师范被朱全忠打败,他特地派人来通知刘鄩投降,刘鄩这才领兵出城。若不是刘鄩投降,葛从周一时半会儿还真没办法攻下兖州城。

放低姿态,获得朱全忠重用

刘鄩投降后,由于葛从周的家人并没有遭受兵祸,反而被刘鄩特别的照顾,这让葛从周很感激。他专门为刘鄩准备了新衣服,送刘鄩回汴梁,而刘鄩表现的异常谦虚。鄩曰:“未受梁王舍释之旨,乘肥衣裘,非敢闻命。”即素服跨驴而发。

这就是刘鄩的高明之处,古代亡国之君都要面缚衔壁、抬棺牵羊地面对胜利者,更何况他是降将,低调、谦虚很有必要。果然,朱全忠很欣赏刘鄩的这种低姿态,立刻下令赐予冠带,刘鄩却说要学习廉颇,负荆请罪。刘鄩却说:“累囚负罪,请就絷而入。”

这让朱温更加的喜欢刘鄩了。

人与人的关系有时很奇妙,朱温和刘鄩是两个出身不同的人,却很有眼缘。朱温手下多是草莽出身,不懂得尊卑规矩等级。此时,朱温正在创业之时,他很想找一些懂规矩又有本事的人,让他们帮助自己教育一下手下人,以彰显自己帝王威严,刚巧从刘鄩身上,朱全忠找到了些感觉。

朱温破格提拔刘鄩为元从都押牙,从一名降将,一跃成为帐下诸将之首。那些曾跟随朱温一起造反的黄巢旧将如今要向一个降将行礼,换作别人,要么找不到北,要么很不自在,可是刘鄩却深谙礼数,不卑不亢地用军礼与诸将坦然相处,而且很自然地坐到了领导的位置上。这也让朱全忠非常欣赏。

刘鄩凭着他的智慧赢得了敌人的尊重,获得了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此后,刘鄩当过金吾卫大将军、右威卫上将军、诸军马步都虞侯、左龙武统军、诸军马步都指挥使、检校司徒、检校太保、同平章事等军政要职,朱全忠还曾派刘鄩夺取长安,并任永平军节度使,把西方的防守重任,委托给了刘鄩。就这样,刘鄩一路南征北战,也一路官运亨通,成为朱温麾下首屈一指的上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