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正文

卫哲:做跨国企业中的流氓,民营企业中的绅士

2018-11-11网络整理阅读:196评论:

观点拾贝

卫哲

1)招人就要招 " 跨国企业中的流氓民营企业中的绅士 "

2)我去阿里巴巴之前,只有一条牛仔裤,现在除了牛仔裤没有别的裤子

3)我们只投锦上添花的,雪中送炭的我们就不投了

4)企投家,是一辆车里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他既不应该继续去操控方向盘,那是企业家,也不应该坐在后排座椅上,那是投资家

5)下一个阿里巴巴是撞着的,不是找到的

跨国企业中的流氓 民营企业中的绅士

艾问卫哲 | 离开阿里是最好的选择吗?

卫哲:做跨国企业中的流氓,民营企业中的绅士

艾诚:您的人生有很多的亮点和让别人无比羡慕的经历,但可能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这辈子您都需要戴上的 title ——阿里巴巴前任 CEO。您作为前任 CEO 在 2006 年的时候加入阿里,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那个时候?

卫哲:第一,我觉得阿里巴巴那时候大概处于中学阶段了,我比较擅长到中学阶段的企业去。第二,阿里那个时候 2000 多人,大概几亿的营收。认识马云的时候正好是 2000 年 1 月份,就是在你母校哈佛认识的,千禧年的一个论坛,有马云,有我,有田溯宁,还有当时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总裁屠光绍。

当时波士顿下大雪,讲完以后就没地方去,就只能待在酒店里面,就这么认识了。那个时候,我的演讲还行吧,一小时大概有那么三五次掌声,马云是一小时只有三五分钟没掌声。我觉得这个人讲得真的比我还好,但是估计忽悠不了我。

艾诚:您之前认识他吗?

卫哲:不认识,那是第一次见到他。那时候他应该拿好第一笔投资,去哈佛招人,后来他告诉我,不应该去哈佛招人,至少在那个时候不应该去。我们后面失联一段时间,我是伦敦商学院 LBS 毕业的,当时马云真正的第一个职业经理人不是我,当时是请了关明生。关老先生那时候已经 50 大几岁了,在 GE Medical 通用电气工作了 17 年。他也是 LBS 毕业的,所以我没有记错的话,第二次跟马云见面,是关老先生举办了一个 LBS 伦敦商学院中国校友会,他请到了马云,我也去了。我们又重新联系上了,是在 2003、04 年左右。

您可能感兴趣的

共6页: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