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傲娇竹子被逼服软;刚刚还谈他尽温柔,转眼又成了老不正经

老婆婆见状立马急了,忙伸手拉住雪轻月的衣角,服软道:“哎,你看你这小丫头,脾气还挺火。刚刚就是老婆子我开了个玩笑,开了个玩笑。我,我,我向你师父认错,认错还不行吗?”

雪轻月发现这个老婆婆真是让人拿她没办法,无奈只能低头看着拉着自己衣角的老不正经,说:“好,你现在就向我师父道歉。”

“好,好,道,道,不就是道个歉吗。”说着便转身对雪小瑜双手合十念道:“这位.....哎,丫头,你师父叫什么?”

要不说这位前辈让人无可奈何呢,只见她回过头冲雪轻月两眼奇怪地一挑一挑抖动,她便忍不住想要笑。

“哼哼。”雪轻月清清嗓子,憋着笑答道:“我师父名叫雪小瑜。”

“啊,雪,雪,小瑜上仙,刚刚是在下鲁莽,得罪了得罪了,老婆子在此给你道歉了,对不起!”

说完老婆婆立马回来又拉起了雪轻月的衣角,说:“行了,丫头,我错也认了,可以带我出去了吧?”

既然已经知道结界是雪小瑜所设,雪轻月自然有办法将结界破除,只不过她心中尚有一事不明,必须要问清楚才能放老婆婆出去,不然以老婆婆的傲慢,出去肯定就很难让她再开口了。

“好,我会带你出去的。不过在这之前,你必须如实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此处的?你可知道我师父他们是如何身死的?”

雪轻月蹲下来异常严肃地看着老婆婆,眼神中刻着“不可置疑”四个字。

老婆婆放开她的衣服,扭了扭脖子,在一番思虑之后突然苦笑了起来,说“我本是极北之地的一株冰竹,经千年修炼方才化为人形。在化为人形后的几百年间,我一直待在苦寒之地未曾离开过,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出现。”

说到此处她的笑容在苦涩之中竟多了一丝温柔,抬头向洞外而望,接着又说道:“他和我说这人间百态奇趣无比,四处游历感受这人间的喜怒酸甜才不妄来这世间一趟,守在那苦寒之地又有何乐趣可言?我虽当时不能赞同他之所言,可是心还是不知不觉地有了动摇。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四百多年前我终于忍不住好奇心来到了这烟火人间。”

老婆婆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收回目光接着又说:“出来之后我便游山玩水,一路往南来到了这栎州大地。不承想一踏入这栎州大地,便遇到了妖兽作乱,四处妖火缭绕。”

讲到妖兽之时,她的眼里不经意地透出愤恨之意,语气也跟着激快了起来。

“我可是一株生于极北冰寒之地的冰竹啊,哪经得住妖火炙烤,在被妖火所伤就要形灭之时,就发现了这座突兀而立的雪山。我生冰寒之地这大雪山无疑是我疗伤的取佳之地,可不想这上山之路竟设有结界。我修为大损灵力低微无法破界,只能绕至后山希望可以找到其他上山之路,也算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在这山腰之上找到了这样一个山洞。”

“前辈您出于极寒之地,此处寒气外露,避风又避雪且僻静无扰,的确正适合您运功疗伤,”雪轻月忍不住插了一句。

老婆婆点头一笑,接着说道:“而后我便化为原形在此处进入休眠以养元神。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有一天突然感受到一股很强的灵力萦绕四周,让我慢慢苏醒了过来。而我苏醒后,便看到刚刚给你看的那个场景了。突然多了两个死人,我觉得晦气便想出洞,才发现自己被这道结界困住了,这一困便是将近百年时光。”

说完老婆婆便忍不住再次叹起了气。

听老婆婆意思就是雪小瑜与苑子悟二人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进洞后死于洞中的,那就是说她的疑问可能得不到解答了。

“这么说,前辈您也不知道我师父他们究竟了生了何事,为何会身死于此,对吗?”雪轻月难掩难过与失望。

“啊,这个,嗯!是的,我也不知道。”老婆婆可能也是不忍看到她失望与难过的样子吧,支支吾吾缩着脖子为自己的爱莫能助表示不好意思。

雪轻月回头再次看着雪小瑜的尸体,不禁心中一痛。她没能为师父送终心中甚悲,又连恩师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更是恼恨,但她认定师父的死与身边的苑子悟必定脱不了干系。

咬紧牙根,暗自发誓定会追查下去,不能让师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而能知晓此事原委的恐怕就只有清山风急了。

“原来是我师父将前辈困在了这山洞之中,真是难为前辈了。我替先师向您说声抱歉了。”她双手交叠向才婆婆深深地作了一个揖以表诚意。

难过归难过,但照老婆婆所言也的确是雪小瑜将她困了这么久,于理她应该向老婆婆说声对不起的。

“哎呀,好了,好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你师父。”老婆婆竟然还难为情起来了,“再说了,我也是靠着你师父与这位什么掌门他们残留的灵力才得以快速恢复,算起来你师父他们也算是我的半个恩人,要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他们呢。”

这时老婆婆突然想到什么,转身一把拉住了雪轻月的袖子,又说:“啊,对了。你是她徒弟,不如我就谢你吧。反正她也听不到了,你就替她受了我的感谢吧。我这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

紧接着婆婆便转过身在自己身上来回摸了起来,并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说:“哎呀,这谢也不能光嘴上说,总得表示表示,可是送什么好呢。这个?不合适。这个?太寒酸。这个.......哎呀,算了算了。”

老婆婆刚刚害羞的样子,还有此刻找东西东摸西摸自言自语的样子,她发现这个老人家其实挺有意思的。

“前辈,其实您不必这么客气的,我......”

话还没说完,老婆婆突然就转身一把又抓住了她的手腕,嘻笑着说道:“哎呀,前辈前辈的,听着多见外。我叫玉竹青,不如你就叫我小竹竹吧,这样显得亲切。”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老不正经”的婆婆,与山上那群死板的婆婆相比,顿觉这位老婆婆着实可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文章